校园餐安全问题频现专家:应建立家委会参与决策监督机制

学校应建立家委会参与决策监督机制

校园餐安全问题频现缺乏统筹规划与顶层设计

“学校午餐”成为今年地方两会出现的高频词。

在四川省,有政协委员提出,政府应鼓励符合要求的餐饮企业为学生提供物美价廉、科学合理、安全放心的营养午餐,可以将之纳入政府采购,并在财政补贴、用地、税收、标准指导等方面给予支持和优惠;在上海市,有政协委员建议,尽快为中小学生午餐安全立法,建立健全中小学食品安全长效管理机制。

新学期伊始,加之全国两会召开,学校午餐再次成为社会公众关注的话题。

不过,中国营养餐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陈伟力认为,在校园餐领域,立法、监管、评价等方面尚缺乏统筹规划与顶层设计。对此,《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相关采访。

安全系头等大事

留样是关键一步

在北京某小学从事后勤工作的连师傅向记者介绍,每天早上7点10分,校领导会值班检查买进的菜,“学校食堂的后厨全部安装监控,餐厅有电视,每个操作间都能看到。而且监控和局里连着,可随时抽查。各级对学校食品卫生抓得很严”。

在连师傅给记者发来的照片中,食堂里装有不少监控摄像头,“每个环节都是透明的,所有流程都在监控下进行”。

张海在一所中学担任食堂主任,他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学校食堂有一个冷藏柜,储存着最近3天的饭菜留样,“安全是头等大事,留样是很关键的一步”。

记者了解到,张海所在的学校食堂共有工作人员20多名,学校要求老师参与食堂事务。“副校长一般6点半到学校,和食堂工作人员一起称菜、检查菜品是否新鲜。”张海说,学校抽出15名老师到食堂值班,每天必须有一名老师监督、把关食堂运行情况,包括饭菜质量和价格、食堂卫生情况等,“要做到人人满意确实太难了,况且学校食堂的工资待遇,也留不住好一点的烹饪师傅。硬件设施也有不足之处”。

曾在某国际学校供职的李贝珊向记者透露,在她工作过的国际学校,对家长公开的伙食收费标准是,早餐15元、午餐30元、晚餐30元、夜宵15元。按学校要求,为了教育孩子的用餐礼仪,监督小班每个孩子的就餐习惯,老师们必须和学生坐在同一长桌用餐。

“我们和孩子一起吃饭,吃的饭菜一样,学生吃不饱可以举手向阿姨示意加饭,老师不够可以自行打取。”李贝珊说,“很多菜,老师都不愿意吃,自己带小菜来下饭。孩子们会吃吗?中餐和晚餐是两荤一素,番茄炒蛋是荤,三个小虾是荤,茄子和肉末星子是荤,红烧豆腐也算荤。阿姨给孩子们打的菜,真的很少。”

着重监督生产源头

供餐环节公开透明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共有各级各类学校51.38万所,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2.7亿人。校园餐业成为社会刚需。

在调查中,记者注意到,现阶段,很多中小学校还不具备自己开办食堂供餐的条件,企业配送学生午餐模式在一定时期内将大量存在。

去年8月发布的《学生餐营养指南》,规定了6岁至17岁中小学生,一日三餐的能量和营养素供给量、食物种类及配餐原则等。不过,《学生餐营养指南》主要起草人之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研究员胡小琪发现,目前,仍然有许多一线企业对此标准知之甚少。

而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校园具有相对的区域封闭性。为了食品安全,很多学校一般不允许学生在校外用餐,午餐集中供应便有了一定的市场垄断性。

那么,午餐是学校供应,还是外包配送?一些家长认为,学校供应比较好,既好管理,又可放心,“配送肯定会导致饭菜存放时间长,怕饭菜闷坏”。

也有一部分受访家长支持配送,认为“经济实惠”“配送既可以给学校减压,又能适当给学生补充营养”。

“学校选择何种午餐方式,相关部门没有要求。”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目前学校供应学生午餐有三种模式:一是食堂委托经营,聘请专业的餐饮公司;二是学校经营,原料统一招标;三是午餐配送,“采用怎样的方式供应学生午餐,关键还是因地制宜。不管采用哪种方式,卫生、安全是第一位的”。

“目前,多数学校采用的‘企业集中配送’模式有很多中间环节,学生家长和学生个人无法直接对接供餐企业,对供餐商无法进行选择,加上有些学校订餐负责人唯利是图,在订餐环节不能确保公开透明,导致学校午餐出现诸多问题。”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只要订餐的环节公开透明,无论采用何种供餐形式都是可行的。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出问题的原因并不是供餐形式,而是由于缺少家长监督,导致在订餐环节出现权钱交易和腐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