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源地违规施工 农夫山泉“缺水”了吗

微信图片_20200112205010

针对一段举报农夫山泉涉嫌在武夷山国家公园红线范围内施工的视频,1月12日晚,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发布关于“疑似农夫山泉夜毁武夷山国家公园林区”网络舆情的调查通报。通报显示,经核查,三个施工地块中的两处属于合规使用,另一处由于历史原因确有违规现象。

业内人士表示,农夫山泉的水源勘探师并不是在全中国找水,而是在一定优质水源地范围内。近年来,国人日益增强的健康饮水意识和严峻的竞争,使得瓶装水市场正在聚焦高端水,而高端水市场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优质水源的竞争。

水源地违规施工

1月11日晚,网络上出现“疑似农夫山泉夜毁武夷山国家公园林区”的报道,其中指出“疑似农夫山泉(福建省武夷山)饮用水有限公司,未经国家公园管理局审批,在武夷山国家公园内使用大型器械不合规施工,破坏公园植被,影响十分恶劣。”

对此,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通报称,针对农夫山泉公司施工内容主要有以下三个地块:一是在武夷山市洋庄乡大安村大安源小组河道内拟修建一处长约30米的水坝作为取水点,目前该取水点整理了小段河道、铺设了部分水泥阻水带和四根管道。经核查,该取水点不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内,距离公园边界有50多米。

二是在紧邻该取水点的林地内毁坏林木并修筑了一段长约200米的施工便道。经核查,确有修筑便道,经实地测量,长度约150米。但该处便道修筑时间为2019年10月,当时该区域并未划入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经福建省人民政府2019年12月25日批准的《武夷山国家公园总体规划》新调入国家公园范围。毁林情况已由武夷山市森林公安部门在2019年11月18日立案调查。

三是利用大安村大安源小组原有的毛竹生产便道运输施工材料到取水点,这条原有的便道连接着农夫山泉公司新修筑的施工便道。经核查,该便道长约2公里,一直作为大安村大安源小组毛竹生产的必经之路并长期使用。根据批复的《武夷山国家公园总体规划》,该区域已调入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农夫山泉公司在施工时有从该便道运输建筑材料情况,但未对便道进行拓宽、整修,也未对该便道沿途的林木等周围环境损坏。

对于此次农夫山泉施工涉及景区红线内施工的相关情况,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农夫山泉,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水源临近保护区

在农夫山泉日前发布的广告片中,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该公司在全中国找水已经近19年。这在外界看来,农夫山泉的水源勘探师们确实辛苦,但据业内人士介绍,事实上,农夫山泉的水源勘探师并不是在全中国找水,而是在一定范围内。这些范围包括:水源保护区、国家自然保护区和国家地质公园以及边缘地区等。

早在1996年成立时,农夫山泉全国圈地布局找水的战略就已经开始实施。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于1996年9月在浙江省建德市成立。该公司位于国家一级水资源保护区千岛湖畔。1997年4月第一个工厂开机生产。1997-2003年,农夫山泉公司相继在千岛湖、吉林长白山矿泉水保护区、湖北丹江口建成现代化的饮用水及果汁饮料生产工厂。

此后,农夫山泉又逐步开拓了广东万绿湖水库。截至目前,农夫山泉在全国共有8大水源地,分别是千岛湖、长白山、丹江口、万绿湖、峨眉山、太白山、天山、武陵山,既有深层湖水,也有山泉水,还有地下涌泉。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农夫山泉大面积圈地饮水建厂,凸显了现代水企在解决高昂的物流成本和扩大产能背后的战略考量。目前,农夫山泉在全国水源地的布局,基本可以勾勒出其销售渠道。广东万绿湖水厂基本供应华南市场,湖北丹江口水厂则对应华中市场,而浙江千岛湖则稳固其华东市场,长白山则基本布局华北市场,其他水源地则供当地市场。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事实上,凭借低端价格占据零售渠道霸主地位的农夫山泉,为了避免其高昂的物流成本和产能的不足,开辟新的水源地一直是其战略发展的重要一环。目前,农夫山泉已在全国有8大水源地,产自不同水源地的农夫山泉口感略有差别,但农夫山泉生产出来的产品基本一样,他们的内控生产标准和工艺均一致。

瓶装水竞争加剧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近年来国人日益增强的健康饮水意识和严峻的瓶装水竞争,健康知识,将成为未来农夫山泉等企业需要面对的生存考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