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龙:对孙子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哲学再认识


李元龙:对孙子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哲学再认识
 
2004年10月29日 10:38 舰船知识网络版  

      声明:本文为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供《舰船知识网络版》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孙子探讨战争问题的观点与方法为后世研究战争以及军事辩证法的建立与完善提供了许多有益的启示。特别是他的“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精辟论述,揭示了战争指导中最根本、最本质的东西,成为整部《孙子兵法》的精华所在。从一定意义上讲,理解“知彼知己

李元龙:对孙子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哲学再认识

 
,百战不殆”的含义,特别是理解它所蕴含的哲学思想,有助于我们对《孙子兵法》的学习和掌握,有助于我们在军事实践中正确地分析问题和处理问题。

  一、“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是孙子在战争问题上坚持唯物论的体现

  对于战争问题,是从主观出发进行认识并加以解决,还是立足实际认识并加以解决,体现了两种不同的战争观。无数事实说明,从主观出发,不顾客观实际的做法,往往会将战争引向失败;依据客观规律指导战争实践,必然会取得胜利的结果。孙子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立足于实际来研究战争,一切结论都从现实出发而得出。

  应该说,把战争放在“唯物”的基础上对待,是孙子对中国军事科学的伟大贡献之一。他在《用间篇》里写道:“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验于度,必取于人,知敌之情者也”。明确提出对于敌情的了解,不能建立于祈求鬼神、类比推测、运用度数的基础之上,而必须经过人的实际调查得出。他还对那些不主动去了解敌情的做法给予严厉批评,认为“爱爵禄百金不知敌之情者不仁之至也,非人之将也,非主之佐也,非胜之主也”。孙子的这些论述,都为“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中的唯物论作了精彩的注释,凸显了其在整部著作中所具有的地位。

  毛泽东十分推崇孙子的这句名言,在他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曾作过这样的评价:“学习和认识的对象,包括敌我两方面,这两方面都应该看成研究的对象,只有我们的头脑(思想)才是研究的主体。有一种人,明于知己,暗于知彼,又有一种人,明于知彼,暗于知己,他们都是不能解决战争规律的学习和使用的问题的。中国古代大军事学家孙武子书上‘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这句话,是包括学习和使用两个阶段而说的,包括从认识客观实际中的发展规律,并按照这些规律去决定自己的行动克服当前的敌人而说的;我们不要看轻这句话。”

  二、“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军事认识论意义

  军事实践作为人们有目的、有意识的活动,离不开观念的指导。在战争中,从事活动的主体,特别是战争指挥员,为保证行动中的主动权,必须在脑海中构思一个较为清晰的实践结果,必须对实践方式有一个较为准确的预定。头脑中的实践结果与实践方式,来源于军事认识,是军事认识的产物。贯穿于整个战争过程中的军事认识不仅为主观指导提供素材、分析素材,而且根据军事实践的效果不断对已有的认识进行修正,使之更加符合客观实际情况。主观与客观的统一,使军事实践活动按照其内在的规律一步一步地向前发展,必然会带来“百战不殆”的战果。正确的军事认识结果,来源于对敌方情况和己方情况的准确把握,即“知彼知己”。所以,从这一意义上说,战争中的“知彼知己”是军事主体达到“百战不殆”这一战争极高境界的必要前提。

  毛泽东说:“一切比较完全的知识都是由两个阶段构成的:第一阶段是感性知识,第二阶段是理性知识,理性知识是感性知识的高级发展阶段。” 观念的形成,需要经历一个从感性到理性的步骤。军事认识的感性阶段只是获得了对于军事客体表面的、初步的印象。只有把各种感性认识结果联系起来,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思考,把己有的军事认识上升到理性高度,所得到的抽象认识才能够反作用于军事实践,对其产生指导价值,也才能够促成军事主体主观能动性的全面发挥。就此而言,理性认识阶段的意义更加重要,是关系到“知彼知己”能否彻底实现的关键。与感性认识相比,理性认识更加复杂,需要军事主体在头脑中采取军事概念、军事判断、军事推理等一系列形式,对感性材料进行内在本质的把握。这时的“知彼知己”指的是从理性的高度去抽象地认识自己、认识敌人,认识与敌、我有关的一切,以及认识敌、我之间的对比情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