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多万张照片,他拍下“中国制造”不为人知的一面

原创 极光视觉 极光photo

2011年1月5日,广东省东莞市。电子厂的打工者在更衣室进行工间休息,每次10分钟,上午和下午各一次 ©占有兵
13年前,占有兵成为东莞一家电子厂的保安,在做保安的过程中,他喜欢上了摄影。100多万张照片,100多本手工书,用坏了4台相机,占有兵记录着身边日常的打工生活,用镜头呈现出“中国制造”背后所不为人知的一面。
中国制造
图文 / 占有兵

2017年6月6日,广东东莞,工厂的集体宿舍。

2011年8月19日,广东东莞,电子厂举行消防演习,打工者们听到警铃后练习逃生。

2010年5月26日,广东东莞,集体宿舍的电视房。

2011年10月30日,广东东莞,打工者乘超载的长途客车返乡。

2012年1月1日,广东东莞,打工者在公用电话亭给内地的家人打电话,话费每分钟一角钱。

2017年8月8日,广东东莞,打工者的床,工厂已经搬走。
1995年年底,我从武警四川总队退伍,回到湖北老家一周后,就踏上了南下打工的列车,凭着一口气做了102个俯卧撑,成为深圳一家台资酒店的保安员。
三个月后,我跳槽到了另一家酒店,仍旧是一名保安员,工资从每月450元涨到800元。一年之后,又成为一家台资玩具厂的总务,负责全厂的人事行政工作。
再后来又经历了几次炒老板的鱿鱼和被老板炒鱿鱼,前前后后在五金电镀厂、电子厂做过三年,工作不断变动,自己完全就是随波逐流的浮萍,失业、找工作、保饭碗,头脑全是为生存而战。

茶杯柜。2012年5月22日,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电子厂生产车间外,打工者的茶杯柜。工厂的车间是无尘洁净室,茶杯不能带入车间。

储物柜。2013年9月5日,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电子厂员工的储物柜。工厂的车间是无尘室,打工者的私人物品不能带入工厂,上班前,先存放在储物柜中。

车间开关。2014年12月5日,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制衣厂车间的控制开关。

钥匙柜。2016年8月12日,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电子厂行政仓库的钥匙柜。

丢弃的证件。2019年6月21日,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鞋厂关停后,打工者丢弃的证件。
2000年,应聘到东莞市长安镇一家大型港资电子厂,成为一名保安主管,并在这里度过了13年。最初是凭借着激情,按照厂刊编辑的要求帮她拍照,却因此和拍照较上了劲,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摄影占据了自己的全部业余时间。
起初是拿着相机拍工厂的各类活动、拍证件照、拍会议,但慢慢就腻烦了,接着尝试拍工友们的日常生活,并将拍到的这些鸡零狗碎的图片发到网上,却引起了很多老师们的关注和指点。从此信心大增,然后开始写拍摄计划,边读书边思考,不断完善、不停拍摄,以空间为经,以生命周期为纬,记录着工友们的打工生活,记录着工业区的发展变化。
从2006年至今,用坏了三部相机,记录下100多万张和打工相关的图片,采集了大量的录音、视频,还收集了一大批与打工相关的实物。

女工郑婷。2012年6月18日,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手袋厂的女工郑婷在工位上进行生产。工厂的老板是台湾人,产品全部出口,2013年,老板跑路,欠下员工两个月的工资。

手袋厂男工。2011年11月25日,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男工在生产线上劳动。工厂的老板是台湾人,产品全部出口,2013年,老板跑路,欠下员工两个月的工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