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藻记花灯:一盏花灯传承八十载 百余工序纯手工制作

“王藻记花灯”历经三代,今年中秋节前夕,其第三代传人王浩均还首次走进校园教小学生制作花灯,他希望传统挂花灯习俗在世人心中存留

文/金羊网记者 余晓玲

图/金羊网记者 王俊伟

中秋节刚过,有着近80年历史的东莞莞城“王藻记花灯”的第三代传人王浩均已经开始忙碌起花灯来。因为做花灯的收入并不足以维持全家人的生计,王浩均在坚持传承花灯的同时也做一部分月饼盒的生意。虽然节前正值月饼盒销售的旺季,但王浩均还是专门安排出时间走进校园。王浩均觉得这样的活动很有意义,他希望通过这种形式让花灯制作技艺得以传承,让传统挂花灯习俗在世人心中能留存下去。

王藻记花灯:一盏花灯传承八十载 百余工序纯手工制作

 

王浩均是有着近80年历史的东莞莞城“王藻记花灯”的第三代传人

传承八十载如今年销千余盏

在东莞有个习俗,就是生了儿子的家庭要在春节期间挂起花灯。花灯,又称“灯彩”,始于汉代,盛行于唐、宋时期,是太平盛世、喜庆吉祥和节日欢乐的象征。东莞莞城的王屋街就一直以花灯闻名,沿王屋街走几分钟,废物利用手工制作,“王藻记花灯”便渐入眼帘。而今年为了方便做生意,王浩均在离祖屋不远的中兴路上租下了一间店面。

据王浩均介绍,他们家从他爷爷开始就做花灯,大约是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后来停过一段时间,改革开放后又开始做起来。“藻记”就是上世纪80年代以他父亲王藻的名字命名的。“以前生意好的时候,请20多个工人,连夜赶工,一年光80厘米的大花灯就可以卖出两三千盏。后来随着生意缩减,基本就靠家人做了。我的两个哥哥和姐姐之前都做花灯,他们成家之后都选择了别的行业,现在只有我继承了手艺。”

如今,王浩均平均每年制作花灯1000余盏,主要销往东莞莞城、东城、万江、南城、洪梅、道滘、石碣、厚街、中堂等十余个镇街及深圳、香港等地。

王浩均说,生意减少受几个方面因素的影响:随着城市化步伐的加快,村民变市民,搬离祖屋住进高楼,家里的空间逐渐缩小;“为男丁点花灯”祈福的风俗逐渐淡化,花灯的市场也减少了。“受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影响,今年的生意应该会好一些,往年一般是中秋后开始接单,今年则早在6月份就有客户来预定了。”为此,王浩均今年特意预多了一些料。

王藻记花灯:一盏花灯传承八十载 百余工序纯手工制作

2015年,“王藻记花灯”参加 “莞城传统老字号”评选,并成功入选

百余道工序坚持纯手工制作

“除了彩纸是彩印的,其余诸如破竹篾、扎灯骨、裱糊等全靠手工,一个人制作这样一盏80厘米的大花灯要花上两三天时间。”王浩均指着眼前已经做好的花灯告诉记者,王藻记花灯的整个制作过程有大大小小一百多道工序,从破竹篾、扎灯骨到贴花纸等,全部是人工制作。贴上一幅幅传统喜庆人物或有吉祥寓意的花纸,诸如天姬送子、状元及第、五子连灯、子孙满堂、灯花报喜等,整盏灯立即鲜活起来。

虽然花灯销售一般从每年的中秋后开始,但制作花灯的准备工作则从年头就开始了。王浩均会在年初就开始采购竹子,然后就是锯竹、破篾、标刻度、晒竹、扎灯架等。“脚”是灯骨最基本的部件,由“脚”扎成围,然后组合扎成折反、大反。一盏大花灯光是扎灯骨用的纸条都需要数百条,纸条是专用的棉纸。王浩均一边向记者介绍,一边拿起一根标好刻度的竹条,迅速将两头折成两个三角形,然后用棉纸缠绕数圈以固定住两个三角形,“头两圈很关键,一定要拉紧,不然容易松动,最后还要用糨糊将棉纸粘住。而这就是灯骨最基本的部件。”

灯骨扎好之后就是裱糊彩纸了,裱糊需要用到大量的糨糊,记者注意到,王浩均店里的糨糊都是用桶装的。“因为用量大,所以糨糊都是自己熬制,用生粉加糯米粉按比例兑水。”

二代传人年近90仍在忙碌

“这些‘脚’都是我在店里做,做好了之后会送回祖屋,父亲会帮着将其扎成围。”王浩均告诉记者,父亲从十多岁开始做花灯如今已经做了70多年,这个月父亲就将迎来90岁生日。除了扎围,父亲还会帮着王浩均搭配彩纸,花灯上的色彩、彩纸的搭配都有其寓意和讲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父亲基本没有什么空闲的时候。有时我们会劝他歇一歇,但他都不愿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