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成功揭秘“未来艺考生”的小学生活

人民网北京1月19日电 (记者林露)正在北京读六年级的小久,从四年级期开始跟随指导老师小邱练习木管乐器,开启了每天练功、每周还课的音乐学习之旅。

邱老师供职于国家乐团,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从小学四年级考入四川音乐学院附小,算起来乐龄已超过了20年。

在中国,本世纪初以后高等教育迎来普及化阶段,多数省份的大学录取率都超过80%,因此大多数城市中孩子的求学路径直指大学。在优质教育资源分布尚不均衡的今天,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从孩子幼儿阶段就已经拉开序幕。

以音乐学习为例,按照规律,一般四五岁之间接触钢琴学习乐理。在京城的培训机构中,乐理课通常由科班出身的毕业生或在读研究生担任指导老师,一般都是五个人左右的小课。这类课程通常根据通用的儿童教材分期分级教学,每一期先要一把手交上三四千元。当然,家长可以选择去所在区域的少年宫学习,那里收费比较平价,但提供的主要是20人左右的大课。

在崇尚科技创新的当下,家长们对伟大科学家爱好艺术的故事耳熟能详。其中,家喻户晓的是小提琴伴随爱因斯坦一生,钱学森爱好美术喜欢拉小提琴。

技多不压身。在小学中低年级,由于学业压力相对较小,不少有条件的家庭积极把孩子送到兴趣班学习艺术类课程,提升艺术修养和审美能力。在小升初政策中,一部分优质初中招生类别中有一种特殊类型的招生——特长生招生,招收的是打小就投身艺术学习的一群孩童。这群能唱会跳的孩子是校园文艺活动、国内外比赛的演员和选手,也是未来冲击艺术类专业的主力军。

小久正是未来艺考大军中的一员。他的父亲从学习管乐的第一天就陪着他一起上课。“我小时候在家乡学过四年管乐,后来学业紧张就搁置了。这一方面是由于父母不从事相关工作忧心出路问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当时艺术类团体的生存状况比较窘迫。”小久的爸爸甄先生说,前段时间和自己当年学习管乐的师哥联系上了,他已经是国内一个知名乐团的管乐首席,昔日的坚持不懈与勤奋努力收获了果实。

周一到周五晚上8点到10点是小久雷打不动的练功时间,做题背诵等作业前后还要花上两个半小时。虽然还是小学生,小久的睡眠时间已经明显落后于同龄的孩子。他的周末被分成四个半天来使用,半天去体育场馆强身健体,半天去指导老师家上课,另外两个半天通常是一周中最紧张的时刻,因为平时功课重,拿不出大块练功时间,周末的整块时间就显得尤为珍贵。

最近两年,特长生招生的新政不断刷屏,牵动着成千上万家长的神经。义务教育阶段,各地正在陆续关闭特长生招生的大门,此举意在为择校热降温,释放更多优质学位用于就近入学。

如此一来,有音乐艺术特长的孩子不再被允许通过特长生的名义招入优质初中,他们的发展路径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一条路是抓紧学科成绩不放松,兼顾艺术特长的学习,未来报考高校高水平艺术团享受降分录取的优惠;另一条路是从小把主要时间与精力投入一对一的艺术学习,养生保健,坚持日日练功,没有所谓的周末与假期,同时兼顾学科学习。后一条路,对小孩子的自律能力是一种严峻的考验,对家长的经济能力和精神投入要求也更高。

目前,社会上存在着这样的偏见:艺术类专业学生的文化素质不需要太高,孩子学科成绩不好,家长出于无奈选择走艺考。“这样的偏见是与部分艺术教育者重视技巧、轻视人文的教学理念分不开的,根源上是浮躁功利的社会思潮。多年来,成名成星的部分艺人虽然暴露出学识修养不够,道德品质不高,但却并没有妨碍他们活跃在媒体上,接受粉丝的崇拜等现象也起了误导作用。”著名作曲家、中国音乐学院院长王黎光分析说。

艺考热度不减,艺术类考生高考文化课成绩要求更高。

根据2019年高校艺术类专业高考文化成绩录取要求,艺术类本科专业高考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在未合并普通本科第二、三批次的省份,原则上不得低于本科第二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0%;在合并原普通本科第二、三批次的省份,原则上不得低于合并后第二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5%;在仅保留一个普通本科批次的省份,原则上不得低于合并后本科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5%;舞蹈学类、表演专业可适当降低;要适度提高艺术学理论类、戏剧与影视学类(不含表演)等有关本科专业高考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

回看2018年高校艺术类专业高考文化成绩录取要求,根据当时当年的规定,省级招生考试机构应因地制宜、分类划定艺术类各专业高考文化课成绩录取控制分数线。其中,艺术类本科专业高考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不得低于本省(区、市)普通本科第二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65%,逐步提高艺术学理论类、戏剧与影视学类(不含表演)有关本科专业高考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