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翔伞首进亚运会 杭州夫妻为梦想自掏腰包

  “其实我们是冲着金牌来的,但很可惜,这次比赛,前5轮中国团体定点赛还是拿到第一名,但是第六轮5人中4人失误,无缘奖牌,我个人第10名。在个人比赛中,王建伟由于气象原因,导致受伤,现已送回国。”昨天,在西爪哇茂物举行的亚运会滑翔伞定点比赛一结束,浙江女选手李晨男就给记者发来微信。

  其实,李晨男完全不必自责。对于游泳、田径等大项的运动员来说,参加运动会,似乎并不是一件“值得说道”的事儿,但对于他们滑翔伞运动员而言,在本届运动会走的每一步,都是在创造历史——这是该运动第一次被列为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而另外一个不同的意义在于,这些运动员都是非体制内选手,他们的付出不比体制内选手少,甚至更多。

  自掏腰包参赛就为热爱

  李晨男是和丈夫王宏吉一起来到雅加达参加亚运会的。她告诉记者,“以前的成功也许不能让我铭记,但这次亚运会,肯定会让我们铭记。队友的受伤,裁判的裁决,气象的变化,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想。但为国家争取荣誉,让我们顿时荣誉感上升,同时又有了更多的压力。”

  “如何面对压力,如何解决压力,我有些佩服体制内的运动员,每天训练,每天面对压力,但我觉得只有滑翔伞入体制,才能让我们成绩越来越好。业余的选手要顾及太多了,无论家人、生活、经费。”李晨男说得很坦率。

  的确,专业运动员衣食住行都是国家管着的,不用为此操心。但滑翔伞国家队运动员都不是专业运动员,参加国家队亚运选拔联赛都要自掏腰包。去年选拔赛的五站奔波,金钱与时间的付出超乎常人想象,一直到今年6月贵州息烽比赛,作为亚运集训队,他们依然要自费前往参加,只为决出最后代表国家出征亚运的队员名单。

  平时许多参加滑翔伞比赛的运动员,交流最多的是,“这次比赛我搬了多少砖(带人飞行攒钱)才来的。”说起来有点酸涩。

  像李晨男夫妇平时都是在富阳永安山滑翔伞基地搞管理的,李晨男帮着父亲做点营销,王宏吉既当教练也带人飞行。他们这对夫妻,深耕滑翔伞运动十数载。为了此次比赛,两人转战天南地北,还奔赴印度尼西亚比赛场地进行了为期15天的集训。李晨男是两个娃的母亲,孩子都交爷爷奶奶管,也完全顾不上永安山滑翔伞基地的管理。李晨男的感慨是发自内心的。

  但,李晨男夫妇还是选择坚持,是因为热爱,“我们挺过来了,也让我们成长了。感谢国家,感谢亚运会,才会让我们更成熟。”她心怀感恩。

  敬畏自然,但为亚运拼了

  这次亚运会比赛,体现出滑翔伞运动非常大的不确定因素,中国选手王建伟大腿骨折被送到雅加达医院接受治疗,一名阿富汗选手也受了重伤。这让滑翔伞运动的安全性再次受到关注。

  “敬畏自然是我们飞行员的使命。对于这次飞行员受伤,我认为除了个人原因,还有自然条件,这里比赛的自然条件很苛刻,气流很乱,为了能够为国家争光,面对苛刻的条件他也要拼,这是勇者无畏的拼搏精神。”

  李晨男觉得,滑翔伞一般人玩玩是很休闲的,危险性并不大,这是一种人生的体验,可以阐释人生快乐的终极意义。

  “这项利用空气升力起飞翱翔的航空运动,逐渐从冷门走向大众视野,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也开始参与进来。”李晨男表示,希望通过本届亚运会,能让更多人认识这项运动。“飞翔是人类的梦想,我们是梦想的实践者。通过亚运会这样的平台,希望有更多人对这项运动感兴趣并能参与进来。”(浙江在线记者 陈学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