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卫生室“飞”来大学生村医小“海燕”

  地处武陵山区的湖北宜昌百年关村两代村医接力守护村民健康——

  村卫生室“飞”来大学生村医小“海燕”(众生相)

村卫生室“飞”来大学生村医小“海燕”

  裴光鑫(右)和杨海燕(中)一起为村民看病。

  “咳嗽不要命,但烟酒还是早戒早好哦。”

  “您是害了‘富贵病’,以后可不能光吃大鱼大肉啦。”

  “您去山上摘点金银花,当茶喝还消炎。”

  湖北省宜昌市五峰土家族自治县长乐坪镇百年关村地处武陵山连片特困地区,村卫生室门口伫立着两棵百岁有余的榆树。平日里,看病的、过路的、闲叙的,经常三三两两聚在树下。

  榆树下的一栋两层小楼就是百年关村卫生室,里面不仅整洁明亮、设施齐全,还有两位村民信赖的村医——行医50年的老中医裴光鑫和23岁的大学生杨海燕。

  正像这两株苍老粗壮的榆树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雨雪,守望着错落散居的山里人家一样,百年关村一老一少两代村医接力传承、坚守岗位,守护着村民们的健康。

  老村医:

  深山里的“QQ救护车”

村卫生室“飞”来大学生村医小“海燕”

  裴光鑫正在为村民配药。

  “裴医生,你今天在哦!快帮我看看我这个腰疼是怎么回事。”在百年关村,几乎没人不认识老村医裴光鑫,他在这里当村医已经50年了。记者见到他时,70岁的裴医生身穿白大褂,正在村卫生室接诊,精神矍铄。空闲时,裴医生打开了话匣子。

  “原本我是个民办教师,看到农村缺医少药,便弃教从医。”裴光鑫说,20世纪60年代末,他经过3个月培训就当上“赤脚医生”,用方言讲,完全就是个“泥腿子”。

  “赤脚医生”如何看病呢?裴光鑫伸出手指比划道:“看病有‘三土’:土房、土药和土医,吃药有‘四自’:自采、自种、自制和自用,还加上一个针灸治疗。”

  “救护车一响,一头猪白养;住上一次院,一年活白干。”广为流传的顺口溜,是农民怕生病、病不起的真实写照。在裴光鑫行医的早年间,村民们生病了,都是“小病拖、大病磨,病重了还喝不上药”。村里医疗条件有限,村医也只能在山里寻找一些草药来为村民治病。

  守护村民健康的担子不轻,为了当好村医,裴光鑫没少付出努力。他向周边有名气的医生求教,又到宜昌市学习了5年。时间一长,裴光鑫在中医治疗方面积累了不少经验,村民们都知道裴医生看病“拿得准”“治得好”,许多人走几个小时山路来找他,裴光鑫也经常背着药箱入户看病。

  2008年,裴光鑫买了一辆奇瑞QQ小轿车。人们不解:裴医生家距离村卫生室不过百米,走路就能上班,何必买车?裴光鑫想的是,这样他下乡看病就方便了。

  村里的贫困户严万美患高血压多年,裴光鑫隔三岔五上门随访为她量血压,叮嘱用药常识。如今,严万美的血压已经从180毫米汞柱稳定降到了120毫米汞柱。

  去年一天,宫颈癌手术化疗后在家休养的严万美,忽然感到腹部剧痛。紧急关头,严万美和家人第一时间想到裴医生。接到电话后,裴光鑫立马开上私家车,带严万美赶到县医院,又转送市医院,一刻不耽误地进了手术室。

  “不是裴医生不怕累送我,我怕是都活不成命了。”多亏及时治疗,严万美的肠穿孔已痊愈,提起这件事她仍感激不尽。

  行医50年,村里哪一户哪个人有什么病,谁家的媳妇什么时候到预产期,谁家的孩子什么时候该接种何种疫苗,裴光鑫心里都有一本账,明镜儿似的。三更半夜、冰天雪地,裴光鑫24小时随时驱车出诊,护送救助了20多名命悬一线的重急病村民。村民们都说:“裴医生不仅医术厉害,还硬是把私家车开成救护车。”

  令裴光鑫欣慰的是,这些年政府的医疗政策好、投入大,村民都买了医保,看病能够按比例报销。如今,村卫生室有了诊疗室、中药房和基本检查设备,还装上了远程诊疗系统,村民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市里大专家的诊疗服务。“小病不出村、大病需转诊、急病要护送”,裴光鑫这样总结自己的“行医经”。

  不过,古稀之年的裴光鑫还有一桩“心事”:这么多年来百年关村的村医就他一人,10年前他就该退休了,哪天“超龄服役”的他真看不动病了,镇卫生院路程又远,村子里没有村医可怎么行?

村卫生室“飞”来大学生村医小“海燕”

  杨海燕骑行在行医路上。

  “接班人”:

  “留在村里有‘三好’”

  老村医的担忧并不是个例。

  几年前,宜昌市卫健委的调研显示,全市乡村卫生室普遍存在队伍老化、后继无人的难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