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吉伟德:培养好读书习惯比“用什么读”更重要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近日发布的第十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9年我国成年国民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79.3%,较2018年上升了3.1个百分点。数字化阅读的发展,也深刻地影响了人们的阅读偏好。(4月23日《中国青年报》)

数字化时代,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不断提升,是无可避免的趋势。随着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普及,全民阅读的偏好也将更趋向于“数字化体验”。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Pad阅读等阅读方式,因为有电子产品作为载体,相较于传统的实体图书而言,携带方便且更有利于阅读的即时化。当然,数字化阅读也存在着致命的缺陷,数字工具的信息活动多频,会影响阅读的精度与深度,加上各种非阅读信息的干扰,容易造成碎片化阅读,从而陷入“浮躁阅读”的状态。

调查数据显示,数字化阅读出现了较大的增长幅度,这与移动互联工具的普及情况高度协同。无论是“手机阅读”,还是“网络在线阅读”,抑或“在电子阅读器上阅读”,倾向性都出现了明显的增长,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从2008年的24.5%,增长到了2019年的79.3%,较2018年上升了3.1个百分点。而“拿一本纸质图书阅读”的比例则继续出现下滑,已从2018年的38.4%下降到了2019年的36.7%。

一升一降出现了结构性差异,此消彼涨的方式转换并不足虑。数字化阅读也好,用书本阅读也罢,并无本质上的差异。在倡导全民阅读的当下,培养“好读书”的习惯比“用什么读”更重要,让更多的人爱上阅读,参与阅读并最终实施阅读,才是当下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也是一直以来未能有效破解的难题。提高群体的阅读率,废物利用手工制作,此项任务始终在路上。

倡导全民阅读,多读书,读好书,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对于增长知识,开阔视野,启迪智慧,丰富文化精神生活,建设书香社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更重要的是,文化的繁荣发展,社会主义的全面进步,都离不开全民阅读习惯的养成。一个民族若具有全民阅读的习惯,则会涌现出更多优秀的人才,在科学、文化领域取得更大的成就。阅读量的巨大差异,会呈现出迥然不同的结果。

解决了想读书的前提,才会有“如何读”的升华。培养全民阅读习惯,是实行文化铸魂战略的出发点。当下而言,提高全民阅读的参与度与兴趣度,需要以公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去引导、激发和培养,最终让“爱读书”成为全民行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