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政协委员杨耀明: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是素质教育新生增长点

广东省政协委员、湛江市第二中学校长杨耀明表示,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成为素质教育、核心素养培养的新生增长点。但目前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教育中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心理健康标准不统一,学校检查出问题学生的概率不等,建议形成适合青少年实际的心理健康教育、辅导和救助标准。

本文配图为去年11月,广州市妇联、市中级人民法院主办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关注少年心”研讨会活动现场。在亲子共融游戏的最后,家长与孩子亲切拥抱。

杨耀明告诉记者,青少年(中小学)全面推行心理健康教育,我国起步是1994年。20多年来,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成为素质教育、核心素养培养的新生长点。但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辅导、救助工作体系的现状存在一些问题。比如青少年心理健康的标准不统一,心理健康师缺乏。不少学校对青少年进行心理测评,由于使用的心理量表或问卷调查内容差异较大,生活小常识大全,关注的心理健康维度个数也不一样,检测出问题学生的概率也不一样,从10%-70%不等。另外,即使同一学校不同老师的心理健康标准也不一致。在此基础上进行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辅导和救助,很大程度成为了实施者个性化行为。

青少年心理教育目标不明确。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辅导和救助的主阵地是学校。一些学校认为心理健康教育就是开设心理课,主要开设普通心理学知识或变态心理学知识体系课程,对学生在学校生活中表现出的方方面面问题和种种需求难以顾及;也有学校仅仅开设心理咨询室,强调个体心理障碍的咨询与矫正,试图通过诊断、干预和治疗等技术,解除学生的种种心理不适。

“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辅导和救助力量合力未形成。”杨耀明表示,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辅导和救助力量主要来自学校与社区、咨询辅导机构以及社会团体组织。前者的对象是学生,后者主要是家长等成年人,在设置内容上有很大差别;此外,很多人把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和“不健康”看成是二分状态,所以学校心理健康教育中心放在心理健康人群的知识传授上,社区和咨询辅导机构把中心放在“心理不健康”人群的辅导和救助上。

针对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中的问题,杨耀明建议要成立机构组织,统筹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辅导和救助力量。地方政府和教育部门能够集结学校、社区心理健康教育、辅导救助力量,咨询机构和社会团体等组织机构注册时提出配合地方力量和重要补充力量的要求和制定规范条例。

杨耀明还建议,要创设成长环境,形成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辅导和救助体系。任何青少年从不健康到健康是连续状态,很少人完全健康,也很少人完全不健康,从不健康到健康,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处在这个连续体的中间位置,我们要认识到心理问题只是程度轻重不同,应避免把青少年分成“健康”不“健康”两部分。所以我们应该以对青少年了解为出发点去指导和启发,融入青少年生活中去。

另外还需要组织专业力量,统一心理健康教育、辅导和救治的标准。虽然心理健康教育、辅导和救助有几个流派,心理健康标准也不唯一,但为了行业规范,实施有针对性,期待国家能组织专家,形成适合我国青少年实际的心理健康教育、辅导和救助标准,使得心育体系目标更加明确有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