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20年:放大每一个平凡人的知识分享欲望

  如果这两天仔细关注各大媒体窗口和社交平台,你会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那就是当2020年的序幕徐徐拉开的时候,人们讨论最多的竟然是2000年那个时间节点。

  人类就是这样,在赋予了时间意义的同时,赋予了整数年更多的意义。

搜索20年:放大每一个平凡人的知识分享欲望

  其实,很多事情的伏笔未必就真的埋在千禧更替之时。

  被各大媒体津津乐道的互联网,就是这个样子。

  把千禧年再往前推20年,回到上世纪80年代。

  那个时候,一个来自阳泉的高中生代表学校参加计算机比赛,在学校里名列前茅的他却遗憾落榜,为此,少年痛苦不已。后来,他在太原的一家新华书店看到琳琅满目的计算机书籍时才恍然大悟,原来不是“对手太强大”,而是“信息鸿沟”把他绊倒了。

  他很惊讶,那个年代,在不属于一线和省会的边缘城市,或者在乡村山区的孩子们,能了解到的信息和知识实在是太少了。

  后来,这名高中生长大后留学回国,中医养生保健,在千禧年的头一天2000年1月1日,开了家叫百度的公司。

  这个人是李彦宏。

  回望百度的20年,会发现搜索作为百度的根基,已不知不觉成为几代中国人获取信息和知识最重要且高效的渠道。

  是的,知识。千禧年拥有12.67亿人的中国却只有百万名大学生,地域、师资、资源的桎梏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随处可见,阻断了知识的流动。

  有个形象的比喻是,那时候的知识更像是一种造价高昂的硬通货、“奢侈品”,只流通在特定的“市场”。

  更多的人想要分享知识,同时获取知识,但环顾四周,却发现并没有这样一个平台。往往只能通过口耳相传和有限稀少的媒介。

  换句话说,问题不在于没有知识,而在于知识不流通。

  互联网,或者说搜索的发明,如同信息知识领域的一场“工业革命”。任何一个普通人,只要连上网络,百度一下就可以搜索到自己想要的知识和答案,如同毛细血管,搜索能将提问带到知识能涌动的所有角落。

  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后,知识第一次迸发出了全面流通的价值。

  02

  也许只有百度才知道中国人乐于分享知识的基因有多强大。

  随着互联网大潮建立起来的百度,最早注意到了中国人对信息和知识的诉求。搜索引擎忠实地记录了一个个提问的指向——知识,亟待被激活。

  一个个知识流通的舞台自此在搜索框下萌发,“知识板结化”的土壤有了松动的痕迹。

  2005年,百度知道横空出世。从诞生那一天起,这个平台就具备了知识共享的基因,所有人都是提问者,更是回答者,彼此成为创作者互帮互助,分享自己的知识与经验。

  就像当年百度知道那句slogan所说的,“总有一个人知道你问题的答案”。

搜索20年:放大每一个平凡人的知识分享欲望

  知道用户“badkano”是一个数据库从业者,大概三四年前,他接到一个数据库问题。那天,他帮提问者解答了一个晚上,帮到一半的时候家里突然断网了,于是,他跑到网吧去了,“感觉有十多年没有去过网吧了,当时正好是身份证丢了,拿临时身份证去的,前前后后折腾了好久,终于解决了问题”。

  后来这位提问者陆续问了好多次问题,他也都一一解答了。有一天,提问者突然寄过来一个mac book2的笔记本,因为这些回答让提问者在半年内赚了一辆帕萨特。

搜索20年:放大每一个平凡人的知识分享欲望

  用户“专业仲裁员”是劳动人事类行家,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回答了7.1万个问题,几乎涵盖了所有的劳动纠纷。

  “工作两年了,老板让我走怎么办”“工伤老板不负责怎么办?”“急!农民工工资被拖欠了怎么办”,甚至还回答了“石岛(某城市名称)劳动监督局电话是多少”这样非常细致的问题。

  他知道,屏幕对面的人也许已经走投无路,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寻求帮助,所以,再小的问题他也要回答,再小的回答,也是为这个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加码。

搜索20年:放大每一个平凡人的知识分享欲望

  除了这些,我还想说一些不值一提的“小问题”。比如,如何在键盘上敲出省略号,一盒药的配方,一个数学公式,甚至是如何在县城做一门小生意。

  一个事实是,这些看似不值一提的小问题,在那些边远农村和山区里还有很多,还在困扰着很多经济条件不好、信息封闭的家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