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引发著作权纠纷时事性文章如何界定?

  原文标题:时事性文章:权利协调与利益平衡
                   ——从《国产手机乱象》著作权纠纷案谈起

  近年来,全国各地相继发生一系列与已发表作品上传网络有关的侵犯著作权纠纷,引起了知识产权理论和实务界的广泛关注。特别是北京三面向公司起诉的一系列侵犯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在各大网站引起轩然大波。此类案件的判决结果,不仅关系到涉诉当事人的利益和部分网站的生存,也关系到公众利益,既涉及著作权人的权利范围大小,又涉及著作权合理使用理论的适用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此类案件中,被诉侵权人几乎都以所上传作品系已发表的时事性文章作为抗辩理由,所以,正确审理此类纠纷的关键在于准确界定涉案作品是否属于时事性文章。基于此,笔者以近期主审的一则典型案件为例,探讨时事性文章的界定标准,以期为司法实践和相关立法提供参考意见。

  一、北京三面向公司诉合肥邦略公司案

  2005年3月1日,北京三面向公司与《国产手机乱象》一文的合作作者之一钟超军签订了《委托汇编与版权转让合同书》。此后,另一合作作者唐雄飞对该合同书追加认可。

  该合同约定:乙方(北京三面向公司)委托甲方(钟超军)汇编《品牌攻略》一书,上述作品及其汇编作品中包含的每篇文章,除署名权和本合同约定的转让金额外,在自发表之日起至本合同期满为止版权归乙方所有。甲方不得将乙方委托汇编的上述作品以同名或变换名称、全部或部分地以转让或授予等形式许可任何第三方使用。

  该合同还约定:北京三面向公司协议获得版权的汇编作品及其包含的每篇文章的使用方式,包括但不限于汇编作品的编辑、出版、发行(传播)及其数字化等范围。《国产手机乱象》系上述汇编作品中的一篇。

  2004年11月1日,唐雄飞、钟超军首次将《国产手机乱象》一文发表于中国营销传播网,但未声明“不得转载”。此后,合肥邦略公司在其邦略?中国网站的相关网页上刊载了该文,并注有“来源:中国营销传播网”的字样。该文结尾不仅标注作者姓名,还标注了上载时间:2004-11-04 10:32:34。

  2007年4月,北京三面向公司向法院起诉,要求合肥邦略公司赔偿其作品使用费500元,以及制止侵权的合理费用3225元。合肥邦略公司辩称:《国产手机乱象》一文具有较强的时效性,讲述了当时公众关注的手机生产领域的经济问题,应认定为关于政治、经济以及宗教问题的“时事性文章”,本公司并不构成侵权。

  一审法院认为,《国产手机乱象》一文开篇以“秋风秋雨愁煞人”点出当前国产手机在国内外市场上的窘迫局面。接着分别简要介绍了夏新、TCL、中科健以及迪比特四款国产手机企业发展战略特点及得失,随之引出国产手机“选择什么路,能决定的,最终还会是自己”的观点。为此,文章以“联想”、“TCL”手机生产企业能够“一枝独秀”、“逆风飞扬”的发展事例,进一步指出要将企业发展的“根”牢牢地扎在养育自己的土地上。在此基础上,文章更进一步提出解决国产手机出路的途径:还是企业“各自对手机产业未来的判断,以及他们所形成的资源整合力在产业内的相对竞争优势。”最后,文章围绕如何摆脱国产手机产业发展困境的途径,饮食健康,逐一评析迪比特、中科健、TCL以及夏新等国产手机企业在应对市场环境过程中所采取的经营举措、经验教训而结束。

  法院认为,综上可见,该文既不是对过往社会经济问题的研判,也不是一般意义上对社会经济发展趋势的分析和研究,更不是单纯学术理论研讨。其所评述的正是当时经济领域较受关注的、国产手机企业所面临的严峻市场环境及经营窘境的现实经济时事问题,具有明显的时效性,当属我国现行《著作权法》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规定的合理使用制度所列举的关于政治、经济乃至宗教的“时事性文章”。邦略?中国网站为满足公众对相关信息的渴求,在网络上转载已由作者先行在中国营销传播网发表、且未曾声明不得转载的“时事性文章”《国产手机乱象》一文,并在转载时依法标明了文章的出处、标示了作品的名称和作者姓名。除此之外并没有实施侵犯该作品著作权人依法享有的其他权利的行为,并无可归责的法定事由,当属前述行政法规规定的合理使用该作品的行为,不构成对该作品作者或作品著作权相关权益受让人权利的侵犯。

  北京三面向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称:所谓“时事”是指近期国内外大事,“时事性文章”经常是“党政机关为某一特定事件而发表的文章,类似于官方文件”。手机厂商经营中遇到的问题不能归纳到“事件”。而且,手机只是数十万种商品中的一种商品,将手机行业遇到的问题归结为“大事”是对“时事”做扩大化解释。

  二审法院认为,《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第5版)对“时事”的解释是“最近期间的国内外大事”,可见,“时事”具备两个显著特征,即时效性和重大性。相应地,从内容、表达方式以及立法动因上来说,不能当然认定《国产手机乱象》为经济问题的“时事性文章”。因此,合肥邦略公司未经著作权人许可转载该文,在北京三面向公司受让取得《国产手机乱象》一文的相关权利后,仍未支付相应费用,构成了对北京三面向公司的侵权。


【1】 【2】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