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缺教材家长难开口 儿童性教育普及有点难

原标题:[网连中国]多地调查:校园缺教材、家长难开口,儿童性教育普及有点难

“孩子问我她从哪里来的时候,我会比我父母那一代回答得更真实些,不会用逃避的说辞搪塞她,但是对于比较‘成人’和‘专业’的词,我就自动屏蔽了。”作为一个4周岁女孩的母亲,蒙蒙谈到“儿童性教育”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一直以来,“未成年人遭性侵”“人工流产低龄化”等相关话题被舆论重点关注,全民关注的网传“贵州毕节性侵幼儿”事件虽已证实是谣言,造谣者也受到惩处,但是社会各界对未成年人安全的关注并未终止,正视儿童性教育也成为了社会关注的焦点。

随着时代的发展,像蒙蒙这样能正视儿童性教育的家长逐步增多,国家也明确将进行儿童性教育纳入了义务教育范畴。但是,人民网记者在走访调查中发现,全社会对于儿童性教育的重视程度虽然有所提升,但是“何时教”“怎么教”等问题仍困扰着家长,缺教师、缺教材也掣肘着校园儿童性教育的发展。

“谈性色变”渐成过去 “父性教育”仍缺席

“我觉得性教育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从孩子能够认识男女性别开始,我们就会告诉他相关的知识。”王女士的儿子今年上幼儿园大班,她认为性教育启蒙应该从孩子对自己性别有好奇心开始,当孩子对性知识有疑问时,生活小窍门大全,家长不应该回避。

记者在武汉几所幼儿园和小学门口,随机采访了数十位家长发现,多数家长已不再将性教育看作难以启齿的话题,面对孩子提出的一些性方面的问题,家长多表示会正面回答。

但记者在走访中也发现,在大多数家庭中,都是母亲来承担性教育方面的责任。“我家是女孩,我觉得和她谈‘性’会有点尴尬,主要是她妈妈在教。”宁夏的王先生有一个6岁的女儿,对于性教育他表示自己很少参与。

“现在对于儿童性教育问题的讨论,已经从几年前的‘要不要进行儿童性教育’慢慢向‘如何进行儿童性教育’转变。”华中师范大学性学教授、中国性学会性教育专委会主任委员彭晓辉表示,这种转变反映了儿童性教育发展的进步。

同时,也有专家指出,父母在孩子性教育方面都分别承担着不可替代的责任,“父性教育”不应缺席。

“从全世界范围内普遍的情况来看,基本上都是妈妈在家庭性教育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但父亲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也应该发挥相应的作用。”长期从事儿童性教育研究工作的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教授刘文利表示,“世界范围内已有的研究表明,父母双方都跟孩子谈‘性’,对孩子成长更有利。所以在同性教育的这个基础上,我们更鼓励父母同时对孩子进行性教育。”

家长叹分寸难拿捏 校方称教材待普及

“我女儿11岁,我觉得现在对她进行性教育还为时过早。”河北的刘女士认为,应该等孩子到了十七八岁再进行性教育。

在现实生活中,和刘女士有共识的家长也挺多,虽然不再“谈性色变”,但对于性教育的认知过于狭隘,认为“性教育就是性行为教育”,导致部分家长对于“何时进行性教育”产生了误区。

实际上,性教育不仅包括性行为教育,还包含性生理、性心理、人际交往等多方面的内容。因此,不少专家建议家长应在这个成长的关键时机对孩子进行性教育,“6、7岁之前是孩子成长的奠基时期,很多行为习惯、思维习惯都是在这个时期养成的。”

此外,“如何科学合理地进行性教育”和“应该讲到什么程度”也是大部分家长心中的疑虑。

“自己当初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性教育,现在不知道该怎么给孩子讲。”河北的张女士,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表示自己一般不会主动去说,因为对于说的尺度很难拿捏。

多数家长则希望在家庭教育的基础上,学校也应加大对儿童性知识的讲授,认为两方并行效果会更加理想。

记者了解到,教育部2008年发布的《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提到,小学1-2年级学生应该了解掌握生长发育与青春期保健等,具体包括生命孕育、成长基本知识,以及知道“我从哪里来”。国务院2011年发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也明确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

记者走访了各地的幼儿园、小学发现,虽然纲要针对儿童性教育提出了相关要求,但在落实上却一直缺乏实质进展。

各地学校对“儿童性教育”的重视程度并不统一,有的学校已经将“儿童性教育”列入定期开展的素质教育课程内容,有的幼儿园却连男女厕都没有完全分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