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健康老龄化的“中国方案” 中国正向世界规模最大的老龄化发起“攻坚战

探索健康老龄化的“中国方案” 中国正向世界规模最大的老龄化发起“攻坚战”

    新华社北京10月7日电 重阳节至,养老又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这是一场你我皆置身其中的变化:每天两万多人进入老年,60岁以上老人近2.5亿……面对挑战,“中国式”养老,将走出一条怎样的新路?
  新华社记者近日赴多地调研发现,从面向困难老年人逐步拓展到全体老年人,从保基本、兜底线到满足老年人多样化、多层次的需求,中国正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探索健康老龄化的“中国方案”,满足亿万老年人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

  最大群体:九成居家养老,能否过得更舒心?

  中国有2.5亿老人,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它相当于英国总人口的3.76倍,日本人口的2倍,澳大利亚人口的10倍。庞大的群体背后,是空巢老人多、困难老人多、老年抚养比高的突出特征。中国,如何扛起如此艰巨的养老重任?
  从20世纪末开始,我国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连续编制实施了五个老龄事业发展规划,近年来,有关部门的“十三五”规划均将老龄工作纳入其中。
  从重点发展居家养老,到开展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再到依托社区发展以居家为基础的多样化养老服务……养老政策表述一次次“升级”,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中国特色养老服务,搭建起了“中国式”养老的“四梁八柱”。
  调查显示,我国九成以上的老人倾向于居家养老。
  养老服务驿站、日间照料中心、老年人助餐点……多地开始探索以街道、社区为基点的就近养老模式,从面向困难老年人逐步拓展到全体老年人,盘活养老“一张床”,优化养老“一个圈”。
  在为政策叫好的同时,一些社区养老驿站也暴露出“服务下线”、收费偏高等问题。
  记者走访北京的一些社区养老驿站发现,晚上基本是无人值守,有的养老驿站,就餐、按摩、棋牌都挤在一间小屋。一些老人觉得别扭,不愿意去了。“饭菜好不好吃、贵不贵,老人夜里生病谁来帮忙,居家社区养老服务应该像绣花一样精细。”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说,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不是“盆景”,而是为老年人遮阴挡雨的“森林”。

  “难中之难”:5000万失能失智老人,该怎么办?

  几乎每一位失能失智老人的背后,都有一段家庭艰难挣扎的过往。
  4000万失能和半失能老人、1000万老年性痴呆患者———失能、失智老人群体达到5000万,总体疾病负担超过万亿元。
  面对严峻的现实,中国开出了“医养结合”的大药方。
  自2015年《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出台以来,医养结合政策体系逐步建立,失能失智老年人的康复治疗、护理、安宁疗护等一系列服务需求逐步得到保障。
  截至目前,全国共有近4000家医养结合机构,医疗机构与养老机构建立签约合作关系的达到2万多家。不少家庭不必独自艰难负重前行。
  然而,高龄失能、失智老人的照护被公认为养老服务业的“难中之难”。难在何处?中国老龄协会副会长吴玉韶说,难在它是一件专业的事,导尿管、压疮、吸痰、插鼻胃管,家里人基本搞不定;难在它是一件耗人的事,每天24小时,一年365天不得闲。
  按照国际上失能老人与护理员配置标准3∶1推算,我国至少需要1300万名护理员。然而,我国鉴定合格的养老护理员数量却相去甚远。
  养老护理专业人才缺口巨大,为何却招不来人?技能要求高、苦脏累压力大、加薪空间小、医疗纠纷频发是主因。
  面对高龄失能人群快速增长的现状,护理服务能否跟上,最终决定着“老有所养”的整体水平。但医疗机构不能养老,养老机构不能看病,医养“两张皮”的现象长期以来制约着老年健康事业的发展。很多老年人向记者反映,他们最需要的不是“大医生”,而是专业化老年“照护师”,需要一个陪伴在身边、懂得基本医疗常识的人。
  中国老年医学会会长范利说:“这个人要知道给老人喂饭之后,如何不会发生呛咳、误吸而引起肺炎等。”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推进医养结合”,今年政府工作报告进一步要求“改革完善医养结合政策”。推进医养结合,探索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今年也被纳入健康中国行动的老年健康促进行动。“医养结合是一个新生事物,难免在发展中遇到很多痛点、堵点。”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老龄健康司司长王海东说,下一步将推动医养结合在人员、医保、土地和租金等方面取得关键突破,加快构建“医老、护老、养老、终老”相互衔接的服务模式。

  潜力“人口”:一半以上“活力老人”只能是包袱吗?

  一提到“老”,很多人就会有太多的精神负担和彷徨无措,仿佛一老就成了“包袱”。
  满足更多老年人的精神需求,让他们优雅地老去,也是“中国式”养老的题中应有之义。
  我国2.5亿老人中,60岁到70岁的老人占一半以上,这些“年轻”的老人,国际上称他们为“活力老人”。“既然有银龄老师,就可以有银龄医生、工程师、志愿者……活力老年人是可以‘掘金’的优质人力资源,是最有潜力的老年人口红利。”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李玲说。
  记者了解到,在深度老龄化的日本,从出租车司机到便利店收银员,甚至是重体力劳动者,“银发族”活跃在各行业第一线的情景并不少见。重视珍惜老年人的知识、技能、经验和优良品德,鼓励其在自愿和量力的情况下,从事传播文化、参与科技开发和应用、兴办社会公益事业等社会活动;优先发展社区老年教育,方便老年人就近学习……《关于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意见》已把老年人关爱服务和老年教育放在了重要位置。
  专家表示,国家在大力兴建和完善养老设施的同时,注重把老人的意愿和尊严放在第一位,突出“老有所为”价值的实现,让老人们继续承担社会人的角色,参与更多社会分工和丰富多彩的活动,才有可能让他们更有尊严地“享老”。
  让老年人拥有幸福的晚年,后来人才有可期的未来———中国正向世界规模最大的老龄化发起“攻坚战”,让近14亿中国人与“老”携手,与“老”幸福余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