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聿东 等:数字期权理论研究进展

  【摘要】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数字经济企业在资本市场上的迅速崛起颠覆了传统的企业价值评估逻辑。数字经济企业“值钱不赚钱”现象与传统行业企业“赚钱不值钱”现象并存,使得以利润和现金流为基础的传统估值理论的解释力大打折扣。因此,近年来国外学者结合实物期权和数字经济领域的相关研究结果,提出了旨在解释数字技术投资潜在价值的数字期权理论,为数字经济企业估值和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了理论依据和实践指导。本文从数字期权的概念界定、生成机制、识别途径和经济价值等四个方面,对数字期权理论进行评述。现有研究表明,数字化流程、数字化知识、数字化设计和数字化平台投资过程中都会产生大量的数字期权,这些数字期权会对企业敏捷性、企业家警觉性、生成能力、吸收能力、突破式创新、企业绩效和IT能力投资等诸多方面起到积极的正向促进作用,进而提升数字经济企业估值。本文以数字期权估值、数字期权思维和数字期权流程为一体的分析框架,可为更准确地为数字技术投资价值评估提供崭新的微观视角。

  【关键词】数字经济 数字技术投资 数字期权 实物期权 价值评估

  【作者单位】戚聿东,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孙洁、李峰,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工商管理学院。

  

  当今世界正在加速向以数字经济为重要内容的经济活动转变,数字经济正在成为世界主要国家谋求竞争新优势的战略方向。加大数字技术创新投入,加强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加速数字经济企业发展,加快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这些已经成为拓展经济发展新空间的重要手段。但与实体投资驱动的传统经济不同,数字经济具有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核心推动力,以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融合作为驱动产业升级转型和经济创新发展的主引擎等系列特征。这些特征使得数字技术投资的经济效益更多体现为与实体经济融合而间接发挥其潜在的战略价值。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G20国家数字经济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大部分G20国家的融合型数字经济规模占总体数字经济规模的比重都超过了70%。这使得基于确定性利润或现金流的传统投资估值方法在数字经济领域容易出现失灵,甚至产生误导。如何准确而全面地评估数字技术投资所产生的经济价值,已经成为数字经济发展迫切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信息技术创新和应用是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石,数字技术发展则是信息技术发展的重要体现。自Clemons & Weber(1990)等提出以实物期权方法修正传统基于利润和现金流的估值方法对IT投资估值的不足以来,理论界对此进行了广泛的探索,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Ullrich,2013)。这些研究成果为数字技术投资价值评估提供了很好的借鉴,但依然存在两方面的局限:一方面,以往实物期权视角更加侧重于IT投资对企业财务绩效和经营灵活性产生的积极影响,而忽视了IT投资对企业业务流程、知识系统以及产品和服务质量带来的提升效应。另一方面,“实物”概念已经不能很好地体现新一代数字技术的价值创造特征。为更好地推进“实物期权”思想在数字经济领域中的应用,Sambamurthy et al(2003)首次提出“数字期权”概念。经过十余年的发展,数字期权领域已经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研究成果。但迄今尚未有一篇系统的综述性论文。基于此,本文首先对数字期权的概念界定和类别划分进行分析。其次,从数字化流程、数字化知识、数字化设计和数字化平台等四个方面对数字期权的生成机制进行阐述;同时,基于数字期权概念界定、类别划分和生成机制的相关文献,对数字期权的识别方法进行分析。再次,从企业敏捷性、企业家警觉性、生成能力、吸收能力、突破式创新、企业绩效和IT能力投资等七个方面对数字期权的经济价值进行总结;进一步,从估值方法、思维方式和业务流程等三个维度对数字期权的应用进行扩展性讨论。最后,对数字期权理论的发展现状、问题和未来研究方向做出展望。

  一、数字期权的概念

  作为数字期权理论的基础和核心范畴,对数字期权概念进行科学的定义既是构建科学的数字期权理论的内在需要,也是区分金融期权、实物期权和数字期权的必然要求。自Sambamurthy et al(2003)首次提出“数字期权”概念,十余年来,诸多学者对数字期权进行了研究,并对数字期权概念做出了各自的解释,部分研究还对数字期权的类别进行了划分。

  (一)数字期权的定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