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服务2.0时代已来,有书携手猎云网共探未来风向

知识服务2.0时代已来,有书携手猎云网共探未来风向

DoNews 2019-08-14 11:02:13

2013年的冬天,罗振宇录制第一期《罗辑思维》,兴奋地对身旁的杜若洋说,“这个事业是一个读书人该干一辈子的事业”。

在不远的两年后,以罗振宇为代表的创业者为知识付费行业迎来了井喷,纷至沓来的创业者及互联网科技巨头几乎填满整个赛道,以夺市场红利。

2015年开始,喜马拉雅、得到、蜻蜓等平台的兴起,将内容付费的第一道门打开,逐渐在用户中普及了知识付费的理念。在平台崛起的同时,小鹅通、创客匠人等工具型项目开始为内容创业者提供技术支持,专注社群共读的有书,也开始逐渐显露出自己的行业影响力。

图片2.png

在数年的知识付费产品的教化和影响中,用户的付费学习习惯进一步养成,各大主流知识付费平台也逐渐拥有了较为稳定的营利模式和自身的头部产品。但随着公众对知识付费产品的新鲜感降低、用户复购率下降、总使用时长缩水,包括喜马拉雅FM、知乎Live 等一线知识应用在内的整个知识付费行业开始出现营收下降问题。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在线知识付费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即使是中上游内容方的付费产品,生活百科小常识,平均复购率也仅为30%;一份《2018年知识付费研究报告》指出,单一付费模式很难支撑平台的长期发展,多种付费模式相结合的方式已成为大多数平台选择。未来,除知识付费模式外,围绕单个用户的价值挖掘还将进一步促进产业核心环节参与方之间以及与其他参与方的价值流动。而内容维度方面,综合型、规模化的知识付费新玩家将减少,但面向特定领域、场景、用户群的“小而美”垂直知识付费平台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知识付费正在脱离单纯的概念,从贩卖知识向贩卖产品或服务转变。未来,知识付费可能会变成互联网内容产业的一个入口,成为更多产业链的重要模块。

对于每一个行业来说,每一次改变是机遇也是挑战。此次,正在转变为知识服务的知识付费也是如此。那么,从业者们应该如何破局?又该如何去探索新的方向和发展点?

1、从“知识付费”到“知识服务”

在行业变革之下,各个平台也开始进行转型,蜻蜓FM COO肖轶在一次采访中指出,从2019年开始,知识付费不再是蜻蜓唯一命题。其实不只蜻蜓FM,喜马拉雅FM也在去掉“知识”的标签,逐渐将业务从单一的知识付费拓展到了知识加娱乐的内容付费。被外界认为是知识付费产品的得到App,也早就表示定位在知识服务,更强调了将服务理念和互联网技术融合到了知识生产中。

艾瑞咨询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知识付费产业规模约49.1亿元,在人才、时长、定价等因素综合作用下,2020年将达到235亿,知识付费势头并未减弱,下沉市场潜力巨大,但“内容+服务+社交”的模式还有待探索。

行业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但产业变革也势在必行。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一个命题丢给了所有的行业创业者:未来的知识付费应该怎么发展?

这一趋势之下,有书首次联合创投媒体猎云网举办了一场以“探索•破局”为主题的年度知识服务行业峰会。这并非是一场商业化分享,峰会上数十位资本大咖与创业精英将深度把脉行业新风向,解读30+行业典型应用案例,与国内外知识服务实践者共同发现并探讨知识服务行业新蓝海,共同推动行业进入2.0时代。

图片3.png

了解峰会详情及报名请点击:https://www.huodongxing.com/event/5503633527000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