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他的「干净女人」

先说个好消息。

昨天唐山烧烤店殴打女孩的 9 个犯罪者,今天下午全部被抓获。接下来如何惩罚,就交给法律了。

如昨晚飘的文章所说,这些无端挥向女性的拳头,仅靠外界监督依然不够。根本的解法在于大众自觉,需要每个人树立正确的道德观,而不是只去规训女性。

昨晚文章后台就有一些评论,恶意揣测被打那位女孩 " 从事不正经职业 "、" 不干净 "。

你看。

女性的安全困境,除了人身安全之外,潜在的软性暴力也一直影响、扭曲着女性对自我的认知。

并且,更加让人防不胜防。

前段时间的一条热搜,某妇科产品因为下面这条广告文案被骂。

去他的「干净女人」

被骂的理由是——

一款服务于女性受众的妇科产品,却用 " 太黑、太难闻,下不去嘴 " 等毫无生理常识的辱女字眼,来形容女性私处。

对于文案中存在的辱女言论,妇炎洁第一时间公开道歉,并称该产品已经下架。

去他的「干净女人」

产品辱女事件已有定论,飘不再多谈。

但,屡见不鲜的类似翻车事件,带出了一个同样严峻的女性问题。

也即,从身体到精神的围剿式 pua。

幸而,网友关心和谈论的,大多是怎样更科学地看待女性正常生理体现。

以及妇科健康问题。

去他的「干净女人」

去他的「干净女人」

终于听到了不那么反智、科学声音的回归。

但,事实远远没有网上这么乐观。

现实生活中,还是有很多女性朋友对妇科问题避之不及,甚至厌恶和排斥讨论与之相关的话题。

孰不知不谈论,恰恰是让问题变得更严峻的原因之一。

你永远难以想象。

因为妇科羞耻,到底会产生多少让人啼笑皆非的闹剧。

就着这两天网友们的讨论,飘今天就想聊一下这个长久存在但被忽视,却对女性很重要的问题——

妇科耻感

有关妇科耻感的话题,相信每一个女性朋友都不陌生。

耻感会产生,当然有女性对隐私部位的天然敏感。

但,出于本能的介意,与迫于外界压力而产生的耻感,本质上是两码事。

前者是自发、自然的,是被允许存在的。

后者则是被动的、无意识的,甚至是被绑架的。

杨笠就曾在自己的段子里委婉吐槽过 " 妇科羞耻 " 对女性的绑架。

但是因为子宫内膜息肉

是一个有点妇科病

毕竟我还是一个少女

去他的「干净女人」

这三句话背后的逻辑再熟悉不过——

有过性生活的女生才会得妇科病,处女是不会患上妇科病的。

虽然完全没有科学依据,健康养生知识,这种观念却如常识般根深蒂固。

以至于当患病的少女鼓起勇气求助于自己的母亲时,得到的并不是帮助和安慰,而是近乎残忍的道德审判——

妈妈,你说我这个病是不是很丢人呀

嗯哪,很丢人

去他的「干净女人」

是的,你没有看错。

当 " 有性生活才会得妇科病 " 的错误逻辑成为了一种潜在认知时,社会上女性群体都将会面临越来越严苛的贞洁审判。

就像这个故事中提到的,少女、妻子,母亲,无一幸免。

在这套认知逻辑下,妇科病不是简单的疾病,它与女性的贞洁、道德、情操挂钩。

它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被妇科耻感绑架后,你的羞耻心会比你想象的要更强大。

它不会提醒你妇科病和其他病并无二样,却会要求你在患病后的第一时间跳出来自证清白。

《悲伤逆流成河》里,女主易遥(任敏 饰)间接染上尖锐湿疣。

当听到诊断结果,第一反应是向医生辩白——

我从来没有那个过

去他的「干净女人」

却忘记——

除了诊治上的常规问答,患者并不需要忍受来自医生无端的猜测和质疑。

反正女孩子要懂得自爱

去他的「干净女人」

而比羞耻心更可怕的,还有对这套逻辑深以为然的其他 " 大多数 ",他们的认知会组成一种无形的社会舆论。

真相或许不会通过舆论澄清,但谎言一定会通过舆论放大。

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关于妇科病的想象仍在升级。

妇科病 = 脏、恶心、不纯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