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子弟性教育破“囧”尝试:女生听得很仔细

学生在上课

 

学生在上课

 

朱老师正在给学生们上课

 

朱老师正在给学生们上课

 

女生听得很仔细

 

女生听得很仔细

 

  “不能允许别人碰你的地方是哪里呢?”韩雪梅问。

  一名小女孩羞涩地指了指自己的胸部,而那些男孩们说出来的答案出奇一致:下面!

  这是发生在北京一所外来务工子弟学校课间的一幕。2分钟前,这些孩子刚刚结束了一堂与“安全”、“责任”、“权利”、“身体”、“成长”密不可分的课程——性教育课。

  日前,15家北京务工子弟小学一项多年的尝试正通过网络走进人们的视野——开设“全面性教育”课程,用全新的理念和貌似“大胆”的方式,告诉孩子们什么是科学的“性”。

  这项由大学教授、公益组织以及基层教育工作者所推动的尝试,7年前不以“防性侵”为开始,现在却因为“防性侵”在社会上的走热,而逐步为更多的人所接受和推广。

  通往“性教”的村路

  1月6日下午,阳光明媚,但,寒风如刀。

  离开地铁站,绕过纷扰的路边摊,穿过自建房挤占的小道,走出弥散着淡淡腐败味道的空气——从位于太阳宫的办公室到海淀龚村,韩雪梅和她的同伴终于结束了这一个半小时的路程。

  在她们面前是隐遁在这个四环外城中村的一所打工子弟学校:海淀区行知实验小学。看到“终点”的大门,韩雪梅下意识地长出了一口气。“幸好我们吃完饭再过来的。”她对同伴说。

  这是韩雪梅今年最后一次的下村之旅。除了学生们的假期,韩雪梅和她的同伴每周都要经历三四次这样的路程,从太阳宫到龚村,或者到韩家川,或者到小汤山……每次这样耗时1个到2个半小时的路程,他们乘坐的除了公共汽车,还有就是地铁。

  这样的下村,已为人母的韩雪梅已经走了2年多;而一切的动力始于她曾经在农村做公益时的偶然“发现”。

  “十二三岁的女孩月经来了还在吃冰激凌,所以她们特别需要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曾经在企业里工作的韩雪梅现在成为了“新公民计划”,一家公益组织的社会工作者,她负责的项目叫做“希希学园”。

  下村,是这个项目参与者的基本工作,因为她们必须要到打工子弟学校里去旁听和调研一门课。这门课正是“希希学园”现在所大力推广的。对于推广者来说,这门课程将能够给那些流动儿童带来全新的观念,能够真正和科学地认识自己,至少面对坏人的时候,他们能够学会说“不”。

  “其实这门课也让我学会了很多东西。”韩雪梅说,“原来,女孩月经的时候是可以吃冰激凌的。”

  二年级孩子上的课:“性别与权利”

  行知小学二年级一班的教室,容易让人产生回到上世纪90年代课堂的感觉:平房、老旧的讲桌、存放扫帚与簸箕的三角台、粉笔写的“元旦快乐”板报……

  唯独黑板上的5个字显示了时代的不同:“性别与权利”。

  朱老师挥舞着双臂,正在讲着这堂课的内容,兴奋之处,甚至会下意识地挥挥拳头:“性别平等意味着男孩和女孩都是一样的,要承担一样的责任,也应该得到同样的尊重和爱……”

  45名学生仰视着老师的讲座,由于旁听者的存在,他们显得紧张却又兴奋,甚至于在朗读教材的时候声音都变得又高又尖:“男孩女孩都承担家务劳动……”

  显然,这些孩子上课前是做了准备的。他们用小情景剧的方式表达自己对性别平等的认识:周末,一家四口开心地去看电影,但哥哥和妹妹在选择看哪部影片的时候产生了分歧。这时候,“爸爸”和“妈妈”向孩子们表示:“男孩和女孩是一样的,家庭在做决策时要尊重每一个人的意见,对于看哪一部电影的问题大家要一起商量”。

  孩子们表演的内容全部来自他们的教材——《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这套公开发行的教材要向一到五年级的孩子逐步传授的,不仅包括传统意义的性知识,如人体发育、性健康行为、性与生殖健康等,还包括人际关系,价值观、态度与技能和文化、社会与权利等内容。而它的主编,北京师范大学刘文利教授是一位致力于研究儿童性发展与性教育,关注儿童性权利的实现、社会性别平等及教育实践的女性专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