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教同学正确使用避孕套 台下女生掩口跑掉

  “注意安全套的有效期和3C标志,沿锯齿撕开包装取出安全套后,要分清正反面并挤出储精囊中的空气,然后再用食指和大拇指围成虎口把安全套戴在阴茎上。”在河南郑州一所大学的教室里,大学生刘源手拿香蕉,和拿着安全套的女搭档一边演示,一边详细地解说。

  面对这一幕,讲台下的同学表现各异:部分大胆的男生面露“坏笑”,多数人则一脸严肃的表情,部分女生则开始脸红,眼光躲闪。最后,为说明安全套绿色无害,刘源的女搭档按惯例吃掉了演示用过的香蕉。这时,台下一名女生突然捂着嘴冲出教室。

  在同龄人面前演示安全套的使用方法,讲解性知识、性病和艾滋病防治知识的刘源是经过专业培训的生殖健康志愿者。可是,在同学们中间,不少人戏称他是大学生“性爱导师”。

  在游戏中谈“性”

  2000年,世界公益组织“玛丽斯特普”在中国设立机构——“你我健康服务中心”,并先后在青岛、南宁等地成立了6家服务中心。该中心联合当地高校成立学生社团,对学生开展名为“同伴教育”的生殖健康培训。

  郑州大学数学系2007级学生刘源,便是一名“同伴教育”志愿者。

  据刘源介绍,“同伴教育”已在全球运行26年,体系十分成熟。“每个步骤乃至每个细节都有各自的作用和目标,整体说就是先活跃气氛,再进行"性脱敏",最后深入讲解。”他点着头说。

  编于2005年的《青少年生殖健康和艾滋病预防同伴教育培训手册》修订本显示:“"同伴教育"是由经过培训的志愿者,对具有相同或相似背景的同伴,开展有关生殖健康、性、艾滋病等内容的讨论,引导其进行健康、负责任的行为选择。依次可分为相互认识、价值观与爱情观讨论、性和性别、避孕与流产、安全套使用、性病和艾滋病等部分。”

  “所有内容都以游戏为载体。”刘源说,“因为"同伴教育"互动较多,类似电视上的综艺节目。所以,我们这些志愿者也被称为"主持人"”。而为保证主持人传达的观点“不偏向某一性别”,每场“同伴教育”的两名主持人必须一男一女。

  “大多情况下,这个活动的参与者都由学校指定学院,并下达指标到各个班级。”刘源说。虽然活动效果很好,但刘源和伙伴发现,当他们自己去号召学生参加时,却发现“挺难的”。“有一次,我苦口婆心地讲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嘴都快说干了,只喊来5个人。”刘源说,“他们不是说"有事",就是害羞不敢来。”

  性行为越来越“开化”,教育与引导却跟不上

  刘源说,刚进大学时报名接受“同伴教育”主持人培训,是稀里糊涂去的,之前自己从未接触过那些花花绿绿的安全套。“当培训老师拿着香蕉演示安全套使用时,我心里直呼,哎呀,真是太"雷"人了!后来,看着老师有滋有味地吃掉那根演示用过的香蕉,我也有点受不了。”可两天培训过后,对一些敏感名词,甚至自己吃香蕉,刘源都没感觉了,因为“心里已经接受了”。

  2008年,郑州你我健康服务中心对郑州在校大学生、初中以上中专与职校学生、务工人员进行了一次专项调查,参与者平均年龄为21.6岁,收回有效问卷1809份。结果显示,郑州年轻人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的平均年龄为19.7岁。

  从开始被“雷”到“渐渐爱上这项事业”的刘源,严肃地说:“本来应该是性行为"保守",同时加强教育与引导,现在正好相反,是性行为越来越"开化",教育与引导却跟不上。”

  刘源举了一个例子,郑州某高校曾组织以艾滋病为主题的flash动画制作大赛。一部获奖作品中有这样的场景:一个年轻人在医院不慎使用了艾滋病患者使用过的注射器,5年后的一天,便突然晕倒了。医院检测发现,原来是潜伏在体内的艾滋病病毒发作了。

  “错误百出!”刘源直呼,“艾滋病病毒有潜伏期,虽然时间长短会因感染者体质不同而有所差别,但即使发作,也不至于突然晕倒。”

  更令他担忧的是,一些同学因缺乏专业知识而轻易相信和传播一些虚假的流言。

  去年夏天,刘源的QQ和手机接到同一信息,健康饮食,称某地一批艾滋病患者为报复社会,在饭店馒头内注射艾滋病患者血液,提醒大家小心。

  “这消息明显是虚假的。艾滋病病毒离开人体后,存活时间极短,即使注射到馒头内,也不可能传染人。”刘源叹口气说,“但手机和QQ同时收到信息,可见不少同学都相信了,并且进行了传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