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时评:性教育究竟敏感在哪

  近日,一组妈妈“怒斥”老师的微信聊天记录引发热议。截图中,家长怒气冲冲地说,“我女儿还小,希望您不要教给她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女儿回家跟我说了,她们班主任在学校讲怀孕的过程,还讲男生和女生的区别,我女儿才9岁,是能听这些事情的年纪吗?”对此,老师进行了解释,称因为班里有老师怀孕了,有同学在问,正好借此机会向同学们普及一下这方面的知识,没想到让家长感到不满。

  近来频频曝出的未成年人性侵案件,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这些未成年的孩子脚尖还未踏过成年的分界线,却已跨过了犯罪的边界。而这些事件的背后,恰恰折射出社会、学校、家庭存在的一个矛盾问题——早熟的青少年和不成熟的性教育。

  一般来说,女孩和男孩出现青春期首发征象的年龄分别为 10.5 岁和 11.5 岁。从生理的层面来说,14 岁的青少年,尤其是女生,已经开始出现第二性征,并具有了生殖能力。根据腾讯网发布的《2019 中国年轻人性现状报告》,20.8%的85后在高中及之前有了第一次性经历,而到了95后,这一比例则上升到了47.5%。翻番的数据,正说明了新一代年轻人的性观念变得更加开放,也凸显出性教育的迫在眉睫。

  事实上,今天的社会、学校、家庭在性教育的问题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包容,大家普遍有这样一个共识:性教育是有必要的。但如何开展性教育?谁来进行性教育?在这些问题上,依然存在很大分歧。这是性教育的敏感之处。

  家庭是孩子的第一课堂,家长就是孩子的第一老师。作为与孩子最亲近的人,父母有必要告诉孩子从哪里来,也有必要随着孩子的成长,关注其生理和心理上的变化,并积极予以指导。不应将性视为洪水猛兽,谈性色变,避而不谈。对于未成人年性教育的启蒙,父母责无旁贷。

  而在学校,教师在教授文化知识课程的同时,也要适时适当开展符合学生年龄和发展水平的专门的性教育课程。必须强调的是,目前的自然、生物课不能代替性教育,性教育也不只是卫生健康课。学校和教师,需要让学生从生理到文化,从观念到社会规范,全面、正确地了解和掌握性知识,这样也是促进学生的全面成长。

  对于社会,则更应全面宣传性教育,从两性关系到社会性别,从杜绝暴力到保护安全,废物利用小制作,从人体发育到生殖健康等,都可以成为性教育宣传引导的内容,从而帮助未成年人树立正确的性价值观。

  当然,在家庭、学校、社会的联动努力下,一些技术性、支持性的要素也亟需解决,否则会让家长和老师无所适从。比如专用性教育教材的编写和推广,专职性教育工作者的培养和配备,性教育课时的安排和设置,专业机构或组织的广泛建立,等等。

  同时,也要制定出台相关法律政策,既保障正规、科学、合理的性教育工作可以开展,也需要划出性教育的底线和红线。让性教育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如果这些问题没有得到很好地解决,家庭、学校、甚至整个社会,就可能要么在性教育问题上你看我、我等他,相互推诿,要么蜻蜓点水或是集体失声。孩子反而会通过各种渠道获得缺失的性知识,其中很多都是错的。

  其实,早在2011年,国务院就颁布了《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其中明确提出,“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快十年时间,实施效果如何,从前面提到的几件事情可见一斑。诚然,这需要人、财、物的投入,但更需要我们每个社会成员的积极参与。性教育,不能等孩子自学,更不能等坏人来教。敏感的不是性教育,是我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