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分饰三角,河北18岁少年假扮女性骗130万获刑11年

一人分饰三角,河北18岁少年假扮女性骗130万获刑11年

上:向侦查人员了解案情;中:办案组集体论案;下:出庭公诉
“李悦”“韩心如”“赵丽芳”……这些听起来很美的名字到底哪个才是真的?戳穿“画皮”后你会发现,这些名字背后居然是个刚满18岁的少年郎。
短短半年时间,河北省衡水市的陈小同(化名)连续变换身份,诈骗被害人130余万元。
可惜终究没有天上掉馅饼的美事,2019年10月,经山东省阳谷县检察院提起公诉,陈小同被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5万元。
这一年,他刚满18岁,本该是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接受良好教育的年纪,可他却要在监狱中度过了。
歪念

一人分饰三角,河北18岁少年假扮女性骗130万获刑11年

一年前,刚满18岁的少年陈小同告别老家的父母、姐姐和孪生弟弟,独自一人前往石家庄打工挣钱。和陈小同长相一模一样的弟弟,在老家县城的高中读书,成绩优异,不出意外,考取重点大学没有问题。而陈小同自小学习吃力,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平时在家帮父母干农活,偶尔跟村里的建筑队出去打打零工。因为挣不了几个钱,他决定外出寻找工作机会。
到了省城,陈小同苦于没有学历,找不到理想的工作。经同乡介绍,他进入一家高档酒店当了保安。虽然时不时就要值夜班,挺累的,但收入要比在村里打零工高多了。他开始宿舍、餐厅、酒店三点一线规律地生活着,日子平静无波澜。
上班一个多月,陈小同发现一些有钱人经常性出入酒店,点菜、招待生活奢侈。面对这陌生又新奇的花花世界,他产生了深深的自卑感,忍不住幻想有一天自己也能住上高档酒店,过上花钱如流水的生活。
陈小同的姐姐大他3岁,QQ号已经用了好多年,头像也是女孩专用的那种。偶尔,陈小同会用姐姐的这个号码登录和网友聊天。2019年1月的一天,陈小同跟往常一样随意用手机登录了这个QQ号。突然弹出一条好友推荐,陈小同闲来无事,就加了对方好友,和对方聊了起来。这个网络那一端的“好友”,就是被害人孙某,他当然以为和自己聊天的是个女生。陈小同发现了这个情况,便将错就错,以女生的口吻继续聊,并称自己名叫“李悦”。
聊了一会儿,陈小同感觉孙某经济条件不错。看着自己面前的泡面,想起平常出入酒店那些人的排场,陈小同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我何不以姐姐的身份一直跟这个人聊天,也许能从他手里搞到些钱呢。没想到,这个念头一产生,此后竟是万劫不复。
“甜头”

一人分饰三角,河北18岁少年假扮女性骗130万获刑11年

此后,陈小同有空就上网和孙某聊天,而孙某通过查阅陈小同这一QQ号的空间日志和聊天积累的感觉,对这个“李悦”印象很不错。孙某知道“李悦”家庭条件不好,但感觉这“女孩”心地善良且善解人意,就把平时遇到的稀罕事和不愿意同外人分享的心情都说给“李悦”听,二人相谈甚欢。
2019年春节前夕,陈小同觉得两人聊了挺长时间,是时候开口要钱了,便对孙某说:“我们春节前见上一面吧。”孙某也正盼着见面,好继续推进彼此的关系:“可以啊,我们找地方一起吃个饭,再聊聊天。”
陈小同本是男儿身,这一见面不就穿帮了吗?他当然知道这点,提见面其实只是个幌子,就等着孙某同意呢。“我没什么钱,也没有像样的衣服,更没有化妆品打扮自己,怎么见你呀。要不你借我点钱,我把自己好好收拾一下。”孙某毫不怀疑,当即用支付宝转给“李悦”5000元钱。
第一笔钱骗到手,陈小同一方面觉得惴惴不安,同时又贪念大起,成为有钱人的梦想再一次征服了他。他为自己置办了几身新衣,然后请同事出门吃了顿大餐。在同事们的簇拥中,他第一次感到原来自己也可以这样生活。
约好见面的日子到了,陈小同自然不可能去山东阳谷见孙某,他心里早有主意,不停地编造并向孙某报告着自己的行踪。到火车站了,刚上火车,已顺利抵达聊城……孙某在阳谷正焦急地等待“李悦”。突然,“李悦”发来信息说:我出站打了个车,谁想到半路上出了车祸,司机和我都受伤了,这下没法见面了;我在附近诊所处理了一下,你别担心;我已经通知了在老家的父母,他们吓坏了,让我赶紧回去。
孙某对“李悦”的受伤万分内疚,心想:这是因为要见他才遭的罪呀。几小时后,“李悦”又发信息说:我住进我们这边的医院,但交不起住院费,你能打1万元钱过来吗?本来就很内疚的孙某没有犹豫,又用支付宝转了1万元。
前后1.5万元钱,作为诈骗得手的“第一桶金”,让陈小同尝到了有钱的甜头。不劳而获一次,就很难抗拒下一次了。
骗钱
接下来,陈小同以“李悦”的名义继续哄骗孙某,借口买衣服、请人吃饭,前后骗了对方近10万元。怕同一类借口用长了会惹怀疑,他又编造母亲因为自己出车祸担惊受怕,生急病住院了,家里到处借也凑不齐住院费。于是,孙某又陆续慷慨支援了“李悦”10多万元,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骗局。
亲人生病住院的借口也不能一直用下去,健康知识,陈小同继续开动脑筋。他告诉孙某,家里嫂子因为自己的事情要和哥哥离婚,同时编造了一个名叫“韩心如”的女性身份,通过微信加了孙某为好友。这位“李悦的嫂子”成了陈小同的另一个分身,通过和孙某交流,利用孙某对“李悦”的感情和关心,“韩心如”以孩子住院支付住院费及本人身体也需要治疗等理由前后骗取孙某70余万元。
至此,孙某已被陈小同骗了80多万元。面对如此巨额的支出,孙某并非没有一点怀疑,他也曾质问过“韩心如”,但每次都被对方巧妙周旋了过去。在此期间,为了获取孙某的信任,陈小同以“韩心如”的身份向孙某打了一张60多万元的借条,拍了照片用微信发给孙某。借条上的身份证号当然是虚假的,可孙某却相信,自己可以凭借这张借条维护财产权益,便放松了警惕,在骗局中继续充当“冤大头”。
想到“韩心如”借的钱已经够多了,陈小同又编造出“韩心如”的邻居——“赵丽芳”这一女性身份,新申请一个微信号与孙某交流。“赵丽芳”以照顾在上海住院治疗的“韩心如”为借口,向孙某骗到30多万元。
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