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协委员热议院前急救建议急救知识走进校园

原标题:委员热议院前急救,建议急救知识走进校园

  新京报讯(记者 许雯)五分钟,是大脑对缺氧耐受的最长时间,也是心跳呼吸骤停患者抢救的黄金时间。身边的人如能第一时间进行心肺复苏,将为患者赢得一线生机。

  去年,东单体育馆一名正在打篮球的男子突然呼吸心跳骤停,所幸6名协和医生现场施救挽回患者性命,临近年末,明星高以翔的猝死令人心痛之余也引发全社会对急救的关注。

  正在进行的北京“两会”上,院前急救特别是猝死的院前急救成为委员们聚焦的热点话题。多名委员建议,通过急救知识和急救设备普及等措施,加强院前急救,为猝死患者赢得急救黄金时间,并通过立法减轻施救者“想救不敢救”的后顾之忧。

市政协委员热议院前急救建议急救知识走进校园

  2019年9月20日,恭王府游客接待中心配备了AED急救设备。 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焦点1

  急救知识普及率不高,建议急救知识进校园、进单位

  来自少数民族界别的委员、阜外医院主任医师敖虎山统计发现,随着我国心血管疾病发病率的攀升,如今每十秒钟就有一人因为心血管疾病猝死,但由于公众对心肺复苏等急救知识的欠缺,这些患者错失最后的机会。

  来自医药卫生界别的委员、北京世纪坛医院急诊科主任王真也指出了同样的事实。她告诉记者,我国心肺复苏成功率仅有1%-2%,在发达国家可以达到40%甚至50%,“原因之一就是大家不会救”。

  来自教育界别的委员、北京二十一世纪幼儿园总园长朱敏对此深有感触。不久前“江苏监考教师猝死考场,学生无一人发现”的新闻让她颇受触动,“令人震惊和心痛之余也折射出青少年急救常识匮乏、安全意识缺失、自救互救能力相对较弱的现状”。

  为此,多名委员建议让急救知识走进校园和社区。

  来自妇联界别的委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全科医疗科主任王以新建议,加强对全民实施急救医疗知识普及和培训,比如让院前急救科普、急救知识进学校、进社区,将急救培训纳入志愿者社区服务活动内容,从小学开始学习相关健康、急救知识,中学、大学以急救技能的培训为主,让国民的急救技能普及在真正意义上成为现实。

  朱敏认为,加强中小学生急救知识普及工作迫在眉睫,并提交了“关于加强中小学生急救知识普及工作”的提案。她指出,目前北京市中小学通过急救讲座、活动展览等形式普及急救知识,取得一定成效。但总体来说,中小学校急救知识技能培训仍处于无固定课程、无系统内容、无固定教师的“三无”状态。而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早已将急救课程分阶段纳入中小学课程体系,公众急救参与度是我国的10倍,成功率也大大增加。

  朱敏建议,将急救课程纳入中小学健康课程体系,并编写符合中小学各年龄特点、认知规律的急救教程。分年龄段统一教材和课程标准,保障急救课程质量和实效性。通过丰富的课内外模拟体验活动培养学生对急重症疾病的感性认识以及AED等常见急救设备的使用能力。

  焦点2

  “想救不敢救”怕担责,建议立法减轻施救者心理负担

  多位委员指出,心肺复苏成功率低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很多人怕担责,不敢上手施救。

  “心肺复苏并没有那么难,普通人经过培训完全可以掌握,主要问题在于大家不敢做。”王真建议,通过立法打消施救者的后顾之忧。

  记者注意到,2017年10月起生效的《民法总则》也明确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也被称为“好人法条款”。

  不少地区已在探索“好人法”。2016年起正式实施的《上海市急救医疗服务条例》在全国率先提出社会急救免责,明确规定“紧急现场救护行为受法律保护,对患者造成损害的,不承担法律责任”。据媒体报道,拟于今年修订的《广州市社会急救医疗管理条例》,有望增加公众参与现场急救免责条款。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也对此作出规定:鼓励具备医疗急救专业技能的个人在急救人员到达前,对急、危、重患者实施紧急现场救护,其紧急现场救护行为受法律保护。

  朱敏建议,通过立法进一步明确相应的免责条款,“有法律保障,才有人在具备了急救知识和能力时,能第一时间冲上去救人,才能让院前急救有效落到实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