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农村娃!他们的生活正被电子产品“打包”

  农村娃还在玩水、爬树、卷着裤腿捏泥巴?不!他们正沉迷于刷快手、抖音找乐子,“打农药”“吃鸡”寻刺激,看直播、刷礼物图新鲜……最新调查显示,农村孩子电子产品使用时间已明显高于城市孩子。由于缺乏管束、课外生活单调等原因,越来越多的农村孩子正沉迷于电子产品,进而引发近视高发、身体变差、精神颓丧、孤独自闭、价值观混乱等多重问题。

  暮色降临,宁夏某镇安静的文化广场上不时传来兴冲冲的稚嫩打杀声。怕回家后手机被没收,六年级学生白小宝(化名)和小伙伴并肩蹲在广场中央“开黑”,直至手机没电。“我是星耀段位,每次取到人头就像考了90分,很自豪。”虽然因成绩不及格挨过揍,但提到“战绩”时,已有3年游戏史的白小宝难掩兴奋。

  现今网络和电子产品触手可及。广东潮州一农村小学校长陈金山说,学校近三成高年级学生都有手机。正在西部某农村中学支教的霍可涵同样提到,尽管学校所在地为国家级贫困县,但班里一半左右学生玩手机,相当一部分还是学生自己偷偷买的。“学校严禁学生在校内玩手机,所以周五放学一出校门,孩子们就迫不及待地掏手机玩。”

  对于农村娃,电子产品正让他们作息不规律、视力下降、身体素质变差。教育部去年指出,农村学生的视力不良上升速率已经开始超过城市。中国儿童中心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今年8月发布的《中国儿童发展报告(2019)——儿童校外生活状况》显示,农村儿童每天电子产品的使用时间(108.18分钟)明显高于城市儿童(88.40分钟)。

  “我每次路过教室都能发现上课偷偷玩手机的,如果学生两眼视力差距大,肯定是躲在被窝侧卧玩手机造成的。”宁夏银川一农村中学初三班主任樊起成说。

  一旦被电子产品过度“侵入”,许多农村孩子的生活就仿佛进入了“宅”“丧”的状态。陈金山说,农村孩子长期与冰冷、没有感情的电子产品打交道容易更宅。“他们喜欢聊微信、QQ,看似社交广泛,但现实中很孤独,缺乏面对面的沟通能力和团队精神。”

  “没手机,他活不了。在家看‘喊麦’、打游戏,手机屏碎了都要打,好像啥都不在乎。”令辽宁农村家长黄某感到无力的是,面对朋友圈里因家长摔手机孩子跳楼身亡的悲剧,她对正处于叛逆期的儿子管不住,也不敢管。“眼看孩子要走上社会了,也没啥理想和目标。”

  同时,农村孩子对网络信息的把控能力较弱,行为失范、价值混乱等问题也频频出现。樊起成说,有的模仿网言网语,养生保健,说脏话,一些游戏中的吵嘴会演变成现实中的“单挑”或斗殴;还有的模仿网红主播的发型、衣着,在校服上涂鸦、穿着裁剪过的半截裤上学装帅耍酷……

  对于留守儿童,电子产品就是人生陪伴者

  相较于城市孩子拥有丰富的兴趣班、夏令营、游学项目等,农村孩子课后活动匮乏、生活单调乏味,只能从廉价的手游中获得新鲜刺激感。

  “我是本地社区最强‘关羽’,把把MVP(最优秀选手),超有成就感。”15岁的宁夏某农村初二学生马小智(化名)说,周围同学都玩,为了更好的游戏体验,他手机微信红包的钱全用来买了英雄皮肤。

  “不玩手机玩啥”已成为农村孩子的“口头禅”和暴击家长的“灵魂一问”。对于农村留守儿童,电子产品就是人生陪伴者。

  半月谈记者发现,许多农村孩子的父母在外打工,十天半月甚至几个月才回一次家,爷爷奶奶能管生活就不错了,他们情感关怀缺失,长期处于自我认同度低、孤独感强烈的状态,容易从虚拟世界寻求慰藉。

  即便是非留守儿童,家长也多忙于挣钱养家,难以顾及孩子的情感和陪伴需求。辽宁锦州的温棚种植户张某坦言,自己整年都在地里忙,回到家时孩子往往都睡了,父子俩交流很少。

  学校监管乏力是农村孩子广泛沉迷电子产品的另一原因。虽说各农村中小学都不准学生在校玩手机,但当学生一出校门或没有老师监管时,就往往“失控”。银川市十六中政教处主任闵生肃说:“我们学校中午学生基本没有午睡的,男生多打手机游戏,女生则是网络聊天。”

  樊起成告诉半月谈记者,部分学校严禁学生带手机,但即使发现了也不能没收,因为一些外地打工父母需通过手机与孩子取得联系、转生活费等。尽管一些游戏厂家或短视频平台也设立了“青少年模式”,但不少中小学生用父母账号注册,难以起到控制效果。

  教育界人士指出,目前越来越多的城市家长意识到电子产品过度使用的危害,而农村家长的意识仍未跟上。一些家长为了自己能够方便干活、自由活动,有时故意用手机“哄孩子”,致使小孩从小养成手机依赖;还有家长则把玩游戏作为孩子完成作业的奖励,容易造成孩子敷衍了事的不良习性。

  家校应联手“抢救”农村孩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