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I专家观点:加强钢铁工业固废管理 促进资源高效循环利用

北极星固废网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深入实施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把禁止洋垃圾入境作为生态文明建设标志性举措,持续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加快垃圾处理设施建设,实施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固体废物管理工作迈出坚实步伐。同时,我国固体废物产生强度高、利用不充分,非法转移倾倒事件仍呈高发频发态势,既污染环境,又浪费资源,与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还有较大差距。

一、我国钢铁工业固废利用概况

钢铁工业是典型的资源能源密集型工业,钢铁生产需要消耗大量的铁矿石、煤炭、新水等资源,并产生大量的“三废”资源。据统计,长流程钢铁企业每生产1吨粗钢约消耗0.7~0.8吨煤炭、1.5~1.55吨铁矿石,以及大量的石灰石熔剂等原料,吨钢固废产生量约600kg。根据产生界面的不同,固体废物主要有高炉渣、钢渣、含铁尘泥、环境尘泥、废旧耐材、自备电厂粉煤灰和脱硫石膏等。据初步测算,每年钢铁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达5.0亿吨。“十三五”以来,伴随着生铁、粗钢产量增长,高炉渣、钢渣等大宗工业固废也呈增长态势。

当前,我国钢铁工业固废产生和利用主要呈以下特点:一是固废产生量大。我国钢铁工业固废产生量约占全国工业固废的15%,若算上矿山企业铁尾矿和废石,其占比更高。同时,我国钢铁生产以高炉—转炉长流程为主,我国长流程钢产量占比超过80%,吨钢固废产生量高于电炉短流程工艺。二是固废品种多,成分复杂。受钢铁生产工序和钢种影响,不同工序产生的含铁尘泥成分不同,冶炼不同钢种钢成分相差较大。三是规范化处置和资源化利用压力较大。钢铁企业多、集中度不高,单个企业对一些量小的固废难以规模化经济利用。

二、我国钢铁工业固废利用存在问题

根据钢铁协会统计数据,我国重点统计钢铁企业固废综合利用率高达95%以上,钢铁渣等固废多以外卖利用和建材化利用为主,固废处置的过程管理和利用水平亟待提升,固废利用的技术创新和标准体系有待加强,资源综合利用产业规范化、规模化发展水平有待提高。具体表现为:

(一)重视不够,钢铁企业固废利用管理水平亟待提升

钢铁企业普遍存在固废回收利用管理分散、归属不清,主要固废产生量计量设施缺失,固废产生量精确计量、固废利用途径及流向,固废回收利用过程监管以及固废利用项目统筹管理不完善等问题,固废利用精细化管理水平亟待提升。目前国家虽制定了固废利用产品税费减免优惠政策,但固废利用产品认证和税费优惠政策落地困难,且受固废利用附加值低和经济效益一般等因素影响,钢铁企业对固废利用的积极性不高、意愿不强。目前国家虽制定了排污许可证制度及排污收费的标准,但关于固废产生和排放并没有进行细化监管,固废回收、贮存、运输、处置以及固废最终流向等过程监控力度不够,导致固废随意倾倒丢弃时有发生。

(二)底数不清,钢铁工业固废利用数据统计有待完善

我国具备冶炼生产能力企业有500多家,但行业协会重点统计钢铁固废企业只有100多家,统计样本量较少。行业统计数据主要有固废产生量、回收量、利用量和利用率等数据,固废利用途径和利用技术项目统计情况缺失,无法监控固废最终流向和比较不同固废利用技术项目情况,不利于全面分析和掌握钢铁工业固废利用情况。此外,固废统计数据以企业上报为主,数据的真实性和对统计口径的理解等方面也存在不确定性。

(三)技术瓶颈,钢铁工业固废利用技术水平有待提高

当前,钢铁行业对固废源头减量化技术研究尚不够深入、不够系统,固废规范化处置和无害化处理要求不够细化,固废资源化利用技术单一、产品附加值低、低成本高效化固废利用技术紧缺等问题。如钢铁渣等大宗固废利用主要集中在制作建材产品、工程回填和铺路等建筑领域,受下游建材市场有限和原料来源充足等因素影响,我国西部地区的钢铁渣普遍处于堆存状态而无法资源化利用。此外,固废利用技术研发和推广的促进机制不健全,产学研衔接不紧密,相关技术、装备标准、产品标准建设滞后和技术评价标准缺乏,难以支撑先进技术、装备的推广应用。

(四)行业壁垒,固废利用上下游协同发展有待加强

钢铁工业固废利用具有涉及面广、行业交叉特性明显等特点,与下游建材、有色、化工、农业等领域均有明显交叉,尤其钢铁渣在建材领域的资源化利用。但目前普遍存在上下游衔接不畅、不同行业间的技术壁垒和资质壁垒,上游固废利用技术、产品和装备标准与下游重复、交叉甚至矛盾,以及上游固废利用产品不被下游认可等问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