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光的航迹丨第一批女飞行员:蓝天“花木兰”

  新中国成立不久,党中央、中央军委决定培养女飞行员。1951年初,空军从华东军政大学和航空预科总队选调55名女学员,于4月进入牡丹江第7航校学习。在途经北京时,刘亚楼勉励她们不要辜负祖国和人民的期望,刻苦学习,不怕困难,把自己锻炼成为优秀的人民空军女战士。

闪光的航迹丨第一批女飞行员:蓝天“花木兰”

  这55名女学员被编为第7航空学校第二期丁班。根据机组成员配备需要,安排培训飞行员14名、空中领航员6名、空中通信员5名、空中机械员30名,使用美制PT-19型和日制“九九”式教练机进行训练。这些教练机十分陈旧,训练器材短缺,加上女学员的生理、心理特点,面临着比男学员学习飞行更大的困难。但她们满怀为新中国妇女争光的信念,以巾帼不让须眉的顽强毅力,全身心投入到学习训练。

闪光的航迹丨第一批女飞行员:蓝天“花木兰”

女飞行员驾驶飞机顺利起飞

  有一位年仅23岁的女飞行员陈志英,被大家亲切称呼为“大姐”,她常鼓励大家:“咱们是女人,体力有点欠缺,可智力不比男人差,要争口气飞出来,决不让一个姐妹掉队!”上海姑娘施丽霞表示:“男人能做到的,我们妇女也一定要做到!”学校确定施丽霞第一个由教员带飞上蓝天,起飞前教员告诉她,空中要是觉得不舒服,支持不住,就用手拍拍脑袋示意,可以早点着陆。施丽霞在飞行中发生严重呕吐,甚至吐出了黄水,可是她强忍不适,坚持飞完了课目。飞行得跟汽油打交道,她们当中的许多人闻到汽油味就反胃。为了克服这个不良反应,她们就把汽油洒在手帕上,经常闻一闻,强迫自己逐步适应汽油的味道。操纵驾驶杆、拆卸发动机力气不够,她们就刻苦锻炼臂力。一次,同场训练的男学员在飞行时发生了事故,她们没有因此畏缩不前、动摇学飞行的决心。

闪光的航迹丨第一批女飞行员:蓝天“花木兰”

第一批女飞行员(14名)在第7航空学校毕业时的合影,前排左起:邱以群、万婉玲、戚木木、王坚、武秀梅、周映芝、周真明;后排左起:陈志英、施丽霞、伍竹迪、秦桂芳、何月娟、黄碧云、阮荷珍

  航校的各级干部和教员们对培训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十分用心。当时的飞机非常简陋,没有无线电设备,每次她们飞行时,机务人员特意在飞机尾后挂上红布条,用这种标志提醒空中其他飞机和地面指挥员,给她们以特别的关照。

闪光的航迹丨第一批女飞行员:蓝天“花木兰”

新中国首批女飞行员伍竹迪和战友们

  1951年11月,女飞行员黄碧云、邱以群、戚木木、施丽霞、陈志英、何月娟、武秀梅、阮荷珍、周真明、万婉玲、周映芝、王坚、伍竹迪、秦桂芳14 人,仅用7个月就闯过了一道道难关,全部掌握了飞行技术,学成毕业。同期的女空中领航员、空中通信员和空中机械员41人,也先后毕业,无一掉队。

闪光的航迹丨第一批女飞行员:蓝天“花木兰”

  毕业后,55名女飞行人员被分配到空军第13师,开始接受苏制里-2型飞机改装训练。1952年“三八”国际妇女节,女飞行员们为首都人民作了第一次飞行表演。这一天,7000余名首都各界妇女代表和50多位各国驻华使节的夫人、记者等,来到西郊机场参加庆祝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起飞的盛典。

  飞行表演前,朱德总司令、全国民主妇联副主席邓颖超、总政治部副主任萧华等,在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的陪同下,检阅并接见了女飞行人员。朱德在讲话中指出,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批女飞行人员,是新中国妇女的光荣,也是解放了的中国妇女学习的榜样。邓颖超讲话说,今天举行女飞行员起飞典礼,只有在新中国才能实现。这也证明,妇女只要打破自卑感,有信心,有勇气,自强不息,努力学习,艰苦奋斗,一切工作都可以做,而且能够做好。女飞行员代表戚木木汇报了她们学习航空技术的经过,她激动地说:“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把我们培养成女飞行员,是人民给了我们无穷的力量,只有在新中国,妇女才有广阔的道路。”她代表女飞行人员表示,一定要为祖国的航空事业努力奋斗。

闪光的航迹丨第一批女飞行员:蓝天“花木兰”

朱德、邓颖超等在飞行表演后与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合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